列印
分類: 國內外民運活動(正體)

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在《2017年中、港、臺政局演變與日本的中國政策》東京研討會上的發言

秦晉(民主中國陣線主席)

 

 
視頻原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MVQphlYTFI

緣由

  本次研討會,初衷是在台灣舉行,目標是集合香港、台灣、乃至西方國家有影響力的政治和社會精英於台灣,以凸顯台灣的民主燈塔效應,形成民主世界與中共專制對決的陣勢。首先是香港方面對這層意味缺乏熱情或者沒有充分理解,其次是台灣在兩岸關係對應方法上積重難返,仍然停留在馬英九時期。具體的原委作為會議組織者不清楚,也不想去搞清楚。有好事者把中共近年惡政推卸給底下辦事惡吏,好像與習近平沒有關係。其實中共目前任何政績和敗績,責任承擔者都是習近平。同理,台灣對大陸策略的滯後和消極,責任承擔者只能是可愛可敬的華人史上第一位民選女性國家最高領導人蔡英文總統。

  移地日本舉行這個研討會,也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日本與中國一衣帶水,關聯密切。近百年來中國對日本的關切遠不及日本對中國的關切,中國對於日本比較麻木,但是日本對於中國,就截然不同,中國任何風吹草動,都會牽動日本。日本作為東亞地區的政治經濟大國,中國大陸的任何政治趨向和演化都可以影響到東瀛日本。10年前就思考過當今中國民主運動的重心應該是以台灣為支點,西向香港北向日本輻射。這次易地日本恰如其分,歪打正著。我們希望日本也能轉過身來,稍微看看代表著未來的、中國政治發展方向的民主力量。目前雖然弱小,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代表著歷史發展的正確方向,握有天時,目前沒有地利,正在爭取人和,以時間換取空間。


形勢

  在中國近百年來的國事變化之中,當代中國民運是最不走運的,民運只有微弱的道義資源,沒有實質性的強有力的資源去推動中國發生政治變化。最走運的是中共,由蘇共一手扶植,又有美國捆綁住了對手蔣介石國民黨的手腳。運氣夾在民運和中共之間的是中華民國。民運現在能夠做的,一是努力捕捉稍縱瞬逝的機遇,二是耐心等候歷史時機。劉曉波被中共迫害致死,是過去民運35年所推崇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行動方式在中共的冷酷和殘忍面前毫無效應的具體表達,將是這個理念和訴求方式的終結,歷史將翻過這一頁。這個行動原則適用於印度的甘地、適用於南非的曼德拉,但是不適用於中國。為了尋求中國的自由解放,民主革命將應時而生。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整個世界在歡呼柏林牆倒塌、東歐巨變、蘇聯解體,冷戰結束,西方民主陣營取得了完勝。福山的歷史終結論甚囂塵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如同龜兔賽跑在臨近終點處開始呼呼大睡,聽任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共產專制北京韜光養晦,和平崛起,養虎成患。如今北京已經是尾大不掉,打撒幣、一帶一路,以強壯於以往的姿態要求改變遊戲規則,從而對整個世界構成了新的威脅。

  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長久以來一直不能與其經濟發展齊頭並進,繼續與整個世界的潮流背道而馳。中國大陸獨裁政治體制在其經濟得到長足發展以後的繼續維持,必將對海峽兩岸、對遠東局勢乃至整個世界構成威脅。近二十年來,北京從它原來的韜光養晦改變成對國際秩序的挑戰甚至亮劍,其威脅已經清晰可見。西方包括日本過去近三十年對中國政策,基本上就是上個世紀英國張伯倫法國達拉第綏靖政策的當代版,都是錯誤的,養虎為患,玩火自焚。中共的邪惡一點不亞於蘇聯,美國對於蘇聯和中共採取了雙重標準。現在是整個世界修正對中共綏靖策略的時刻了,希望以美國為首的政客們能夠從對中國政策錯誤中醒悟過來。

  只有中國大陸在世界潮流的衝擊之下,在世界民主國家和體制的合力防範之下,方能抵禦防範中國專制對周邊的荼毒。台灣彈丸之地,時刻在中國大陸的武力威嚇的陰影之中,日本雖不在北京直接威脅之下,一旦不可預測之事在中國大陸發生,完全有可能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而影響到日本。為防患於未然,拔除大陸危險爆炸物引信,無論是日本國還是民主台灣中華民國都是應該積極努力尋求的。

  中國由極權向威權、由威權向民主政治轉型的歷史機遇隨著胡耀邦、趙紫陽被從中國政治舞台中心排除而失去。世界政治領袖們、中國民主自由追求者都一廂情願地認為中共會在世界潮流的影響之下步入民主制度,直到2012年習近平執掌中國大權以後,才開始露出了端倪,中共絕不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共要維持的就是他們的黨天下。實際上中國從89年以後就開始了他們的政治頂層設計,中共的權力就是要移交給打下江山的紅色權貴的下一代,習近平掌握權力就是這個設計的結果。對此中共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表明不走西方民主道路。整個世界都錯了,對中共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都沒有認清中共的經濟政治改革的真實意圖,沒有深層理解鄧小平開啟的改革開放,在開始之初為了挽救中共,還真是摸著石頭過河。但是89之變,東歐之變,讓中共警醒了,深深引以為戒。從此嚴防死守,杜絕任何可能引起政治制度變化的可能,中共高層取得了高度的共識,就是維持中共的江山。

  但是中國的發展和世界局勢的演變,不是一直有利於中共專制政權的長久維持。過去二十餘年中共所擁有的良好國際環境和經濟長足發展的機遇都發生了根本逆轉。


國際環境

  在國際上中共已經撕下了“和平崛起”的溫馨面紗,更多地展示了它原有的青面獠牙,重新回到了四面楚歌國際政治包圍之中。如果透過色盲辨析圖看得出隱約含意的話,7月10日美、印、日三國啟動“馬拉巴爾”海上軍演,在印度南部金奈海域的印度洋孟加拉灣拉開帷幕。此前印度軍隊中印邊境地區越境進入中方控制區,並且無視中方警告,拒不撤離。另有信息,美國已將一些退役的戰艦重新啟用,奔赴西太平洋,劍指何處不言自明。美國以送破爛的方式裝備越南,據悉其他西方國家也在暗中軍事裝備印度,牽制北京。所有這些都應該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悄然無聲地積極準備重大軍事行動。真正要進行致命一擊的是北韓,以解決朝核問題,解除北韓瘋子金正恩對世界構成的威脅。北韓一滅,唇亡齒寒,蝴蝶效應立刻發生,中共政權就危在旦夕。相信習近平對此局面心知肚明,正使出渾身解數默默應對。


國內矛盾

  改革已死,革命當立。中國的經濟改革已經走到了頭,幾十年經濟改革的紅利完全讓中共權貴瓜分完畢,並且安全地轉移到了海外西方國家。1989年天安門的武力鎮壓具有兩個含義,不為外界所知。第一,“槍聲一響,改偷為搶”。如果說天安門事件以前,中共權貴通過手中權力斂財還是暗中進行有限度的,而天安門事件以後則是明目張膽的搶奪了。中共內訌被逼逃亡美國的郭文貴新近不斷震撼性爆料,將中共上下一片邪惡黑暗暴露於天下,整個中共官場不存在一個清廉的官員,整個中共體制就是一個巨大的黑社會集團,以極其邪惡的方式統治無助的、麻木的、甚至是無知自私的中國民眾。中共自習近平施政以來,迅速向黑暗、邪惡、野蠻大步邁進,若仍然停留在冷兵器時代,揭竿而起折木為兵無數回了。互聯網、微信等社交媒體、自媒體的問世,絕望的民眾不在沈默中死亡,便在沈默中爆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無敵論者劉曉波被中共當局謀害致死將迫使“和平理性非暴力”行動原則被放棄,而謀求各種方式和手段推翻習近平中共的暴政。


各方力量的互動

  從表面上看,習近平繼續強化中共權力,對於世界潮流歷史趨勢奮力地嚴防死守。中共的多個政治對立方面(中國民主運動、中華民國香港民主派、自由西藏運動等等)在追求各自政治目標,同樣在艱苦卓絕的堅持之中,守候著歷史性的機遇出現。改變中國現狀,不僅僅是中國大陸的渴望,也深深牽動著受北京專制壓迫的香港民眾、海峽對岸台灣民心和嚮往,並且也是流亡印度58年的藏人的共同心聲。


台灣的作用

  2016年台灣政黨輪替,改變了過去八年馬政府傾向北京的政策。2016年11月美國總統選舉出人意料,川普當選,候任期間打破慣例與台灣蔡英文總統通話,踩踏了北京的紅線,為台海關係、美中關係留下了巨大的想像空間。台灣相比大陸十分弱小,大陸併吞台灣的心念自1949年建政一直存在,儘管有足夠的軍事實力,上佳用兵攻取機會一直沒有。中共對台灣手段用盡,武力難以奏效就用狼外婆式的經濟手段引誘台灣,擠壓台灣國際空間,期望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功效。台灣年輕人的太陽花運動,起到了阻止馬英九政府政治軟弱傾斜北京的作用。台灣在應對對岸的咄咄逼人的時候,總是缺乏有效策略,猶抱琵琶半遮面,不敢直面。自從第一次政黨輪替陳水扁執政,到現在為止近二十年裡,不太理直氣壯地與對手過招,總是以不激怒對方來逃避。我認為台灣有自己的銳利武器,可以擊敗對手。也許台灣領導人當家知道柴米油鹽,而我不甚明白而對台灣的政治作為過於軟弱無力感到沮喪。台灣與大陸拼經濟和軍事,顯然處於下風,但是台灣的政治民主制度是利器,可以擊敗北京。北京最怕的是用民主自由的旗幟與之對陣,這是北京的短板,整個世界過去二十多年因為沒有政治家,只有政客,對中共總是採取姑息養奸的愚昧政策。代表台灣的中華民國曾屢屢被美國拋棄,台灣在夾縫中求生存的確不易。但是台灣有機會,當上帝為你關閉了一扇門,必會為你打開一扇窗,台灣民主已經成熟,這就是台灣的利器,我百思不得其解台灣領導人總是將利器棄之不用。用民主、公平、透明的政治制度與北京博弈,一可獲得大陸民眾的民心,二可擊中北京的軟肋。古時候有田忌賽馬,說的是以己之長比人之短。北京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力量誠然是懸在台灣頭頂的一柄利劍,若把北京比作擁有剛硬的臂膀而下面卻是不堪一擊泥腿的巨人,一味採取鴕鳥政策,退避忍讓,其結果只能是南唐李後主的結局。台灣應該學的是努爾哈赤、皇太極,一個吳三桂獻山海關機會,就可入主中原得國祚268年。前面說過,國際形勢正在悄然無聲地發生不利於北京的變化,台灣如果能夠順應這個變化抓住這個機會,可以因此飛鳥出籠,進可問鼎中原,退可成為不再任意漂流有自我意志的棋子。


香港的作用

  長期以來,香港人一直被視為漠然政治的經濟動物,中英談判開始,港人就不太介入關乎自己未來前途命運的重大決策,聽任中英雙方討價還價。曾經有過一個很微弱的聲音,希望港人對自己的命運和前途有所介入,被鄧小平“中英談判不是三腳櫈”一句話給否定了,鐵女人撒切爾夫人也沒有再吭聲。1984年12月19日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對香港的前途按照基本法有下述保證: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2017年實現特首直選,2020年實現立法會普選。從此香港民眾和英國政府都把希望放在了北京身上,毫無制約和監督地等待北京按照莊嚴神聖的政治承諾逐條兌現。

  港人好像憂患意識不強,舞照跳,馬照跑。英國也徹底地放棄了對香港應有的關懷注視,聽任北京潛移默化地修改對香港的承諾。二十年過去了,重新盤點一下,北京更加強調“一國”,否定“兩制”。這是北京慣用的中國人聰明,如同袁世凱與日本簽署二十一條,但是在履行和兌現的時候在自己的主權範圍之內設置了二十一條在中國不能實施的具體障礙。北京以“九二共識”哄騙台灣的時候,強化的是“一個中國”,淡化“各自表述”。不久前北京對外發言人更加肆無忌憚赤裸裸地拒不承認他們的承諾了,我特意引用如下。

  “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事務屬於中國內政。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就中方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和過渡期有關安排作了清晰劃分。現在香港已經回歸祖國懷抱20年,《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沒有主權,沒有治權,也沒有監督權。希望上述人士認清現實。”

  與對手交手的時候要清醒地知道對手的招數,首先要清楚對手是紳士還是潑皮無賴。香港、台灣、乃至西方民主社會對北京的真面目一直看不清,一次又一次的上當受騙。我這裡舉個例子,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實在是可愛天真。她在董建華時期為香港的民主和自由所做出過堅守,對香港民主做出過努力和推動,但是不合時宜地過分愛惜羽毛,與中國民主運動、台灣、西藏等方面都保持距離。取悅誰啊?北京?還是糊塗港人?這完全是作繭自縛。當然也不能過於苛求這類在香港具有名望,但缺乏政治謀略和遠見的心地善良之人。

  香港有別於中國,有半民主、有言論自由。本來北京是懼怕香港,就像貴州小老虎害怕突然出現的不明之物一樣。香港的雨傘運動不易引來駐守部隊的鎮壓,這是香港優於大陸民眾的條件。前些天看到澳洲一篇文章,題目是香港的希望在中國。大錯,還是心地善良之輩的糊塗觀念。香港希望不在中國,而是在香港本身。香港非但可以比大陸民眾更容易通過全民抗爭不易遭受武力鎮壓獲得民主,而且香港有政治突破了,可以啟發中國大陸民眾抗爭獲得民主。反過來期盼大陸民眾上街爭取,如果可以獲得,那必定是中國政局大亂,大一統的中國分崩離析的可能性都完全存在。在中國,網絡呼籲、簽名聯署都不會有政治成效,唯有普遍的、遍佈全國的民眾上街抗爭是最有可能改變中國政治制度的方式。但是習近平一定盡全力給予殘酷鎮壓。

  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時候,筆者就認為,香港是一個好地方,從香港啟動,會有成效。所以當年就公開發信給香港民主派,希望他們領導港人從爭取雙普選開始做起。後來佔中三子發起了港人佔領中環求民主的運動,對此感到由衷的欣慰。港人啟動了,未來推動整個中國良性演變的機會就有了。雖然兩年前的雨傘運動堅持了79天,沒有取得成功。失敗乃成功之母,希望港人再接再厲,捲土重來,一定能夠在某一個特定的局部地區取得成功。

  香港的成功可以牽引中國的變化。作為我個人,推動論壇舉行這麼一個研討會,政治意圖根本在於此。


2017年7月24日
於日本神奈川縣三浦市南下浦町

點擊數: 1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