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002

期間與會者應邀出席斯洛文尼亞文化部長官邸晚宴。盛雪女士與法國、挪威、斯洛伐克筆會同仁在一起。


上周末國際筆會的兩個委員會在歐洲斯洛文尼亞布萊德召開會議。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盛雪在婦女委員會會議上呼吁關注中國新出現的女作家群體——受迫害的律師們的妻子群體。

上周末,國際筆會的兩個委員會在歐洲斯洛文尼亞的布萊德召開了會議。記者獲悉,獨立中文筆會代表蔡詠梅女士,和流亡加拿大的作家盛雪女士參加了國際筆會女作家委員會舉行的會議,並且在會上作了發言,為此,記者十五號星期一中午電話采訪了盛雪女士。

關於這兩個會議,盛雪女士首先對記者介紹說,“因為我在去年的五月份,也是在斯洛文尼亞的布萊德當選為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和平委員會的絕大多數會議都是在斯洛文尼亞的布萊德舉行的。那麼今年筆會的女作家委員會和和平委員會的會議是一起在這裡召開的,從五月十號到十三號。”

斯洛文尼亞筆會的前任副會長唐雅女士主持女作家工作會議,盛雪女士在會議上做了發言。對此她介紹說,“我們知道,女性在各個領域取得的成就已經讓不少地區的女性獲得了比以前不知道要進步多少倍的尊重和重視,但是,有一個很大區域的女性是完全被這個世界所漠視的,這就是在那些暴政和專制國家政權中的女性,比如說中國。”

對此,盛雪女士說,中國女作家處境比男作家還要更惡劣,而更加惡劣的是在南蒙古、西藏、維吾爾自治區的女作家,世界根本聽不到她們的聲音。為此,她還特別介紹了一個新出現的女作家群體,709被迫害律師妻子的群體。對此她說,“現在有一個被逼迫出來的女作家群體,他們是709律師的妻子們。因為他們的丈夫被關押、被判刑、被虐待,甚至有一些律師遭受酷刑而精神失常,那麼在幾乎所有人權律師集體遭受迫害的情況下,他們的妻子們站了出來。她們必須要為她們受到迫害的丈夫去代言,為丈夫聲張正義。所以她們開始說話,他們開始寫作,他們給丈夫們向外傳遞信息,去寫詩歌、寫稿件、寫報道。這個群體是非常特殊的!”

對此,她特別呼吁說,“所以我在國際筆會女作家委員會上特別做了呼吁。我說,作為女作家委員會,我們一定要記住被禁聲的、被隱形的那個群體,那些女詩人、女作家。一定要為她們著想。因為這也是國際筆會宗旨最重要的一部分,那就是爭取並捍衛言論自由,積極保護作家免受政治迫害。”

(特約記者:天溢 )

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