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佔中!佔中!敲響中共滅亡的喪鍾!

三妹(劉曉東)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問題始于1997年“回歸”中共极權統治,人民首次大反抗爆發于2003年中共拋出剝奪港人言論自由的“二十三條”立法。

早在2003年,中共當局就拋出剝奪港人言論自由的“二十三條”立法,激起港民五十万人大游行,那次港人團結一致同仇敵愾,迫使中共當局不得不擱置“二十三”條立法。但是,中共卻轉而采用各种惡劣手段壓制香港的自由。它首先操控香港出入境的自由,并得寸進尺地不斷采用收買、威脅和打壓手段壓制香港媒体。事實證明,鄧小平“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 之言只是一句愚弄港人的謊言,它与中共愚弄大陸國人歷來的謊言一樣,不過异曲同工而已。

自江澤民執政拋出“二十三條”以來,香港自由遭巨大毀坏。胡錦濤執政后香港自由進一步遭破坏,習近平上台后則更是變本加厲,香港這個自由度曾經連續三年被評為世界第一的自由港,已經被中共蛻變為媒体處處受專制鉗制的牢籠。

如此高度自由的香港,為什么在英國治下沒有像其它英國殖民地國家一樣成為民主國家或地區?因為中共极權政府一直阻撓香港實行民主。英國國家檔案曝光,1958年,中國總理周恩來給當年保守党首相帶話說,希望香港的殖民制度保持不變。1960年,時任華僑委員會主任委員的廖承志在接見香港工會代表團時說:“如果你們實行民主,我們馬上出兵占領香港!”

習近平上台后,香港自由被進一步鉗制和破坏。對此,我自己就有切身体會。香港的書籍和雜志的出售主要面對大陸客,他們占顧客的近60%。可是習近平上台后在机場嚴設檢查關口,使香港的雜志和書籍很難帶進大陸,致使香港雜志和書籍的出售率大幅度下降了40%。我在北京的親屬以前還能托朋友從香港帶進書籍和雜志,現在已經沒有朋友敢應承這种朋友之托了。我的香港朋友電話告訴我,香港机場的清洁工每天清掃机場時可以收到大筐的書。因為許多大陸客買了書帶不進大陸,就草草讀完隨手扔在机場。今年自五月開始,由于“六四”二十五周年臨近,中共國安對海外私人電腦瘋狂襲擊,我香港朋友的電腦遭病毒襲擊,一時与我失去聯系,我的電腦也被擊毀,只好換新。

自1997年“回歸”以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又稱特區首長,簡稱特首)都由中共极權政府特別指派御批,1997年7月1日,在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授權監誓下董建華成為特首,后由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監誓下連任。2005年6月24日,在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授權監誓下曾蔭權成為第二位特首,并于2007年7月1日,由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授權監誓下連任。2012年7月1日,由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授權監誓下梁振英成為第三位特首。這三任“特獸”都不是什么好鳥,都是极權政府精選的畸形動物,他們俯首帖耳,不敢越雷池一步,當孫子也就罷了,還助紂為虐。這樣的“特獸”,香港人民能不怒火中燒嗎?

中共政府這次又以“人大”釋法,操控梁振英“特獸”政府,推翻港人本就已不滿意的《香港普選草案》,赤裸裸地變卦,拒不兌現分步驟推進普選的承諾。這就是香港學生罷課,而后市民占領中環的起因。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從1997到今天,香港人民經受了多少屈辱和壓制!?他們不得不一次次地抗議和怒吼。今天,他們又不得不背水一戰地再次怒吼。他們讓世界看到了中國人的素質,無論什么文化和种族,不自由,毋宁死!這是人類共同的聲音!

下面,請關心香港和中國民主自由的讀者,簡單回顧一下這一個月來香港人民爭取自由的行動。

8月31日,中共人民代表大會否決香港普選的提議,引致全港憤怒,當晚有數千港人聚集在香港政府總部和立法會旁邊的添馬公園抗議。

自由被如此壓制,諾大香港已經容不下課桌,學生們首先站了出來。

9月11日,港專學生聯會發出罷課宣言,宣言說:“當中共單方面撕破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就意味著香港將進入全面抵抗的年代。不合作運動就是為了拒絕助紂為虐、坐擁香港被謀殺……,我們絕對不能失守這一仗,我們每一個人都誓要抗命到底!”學生聯會并提出四點要求:一、确立由公民提名選舉2017年的特首;二、廢除立法會所有的功能組別議席;三、人大向港人鄭重道歉,並撤回有關政改的不義決議;四、要求梁振英等官員引咎辭職。

9月22日,香港25個院校發起為期一周的罷課。在這罷課的第一天,有1.3万名學生身穿白衣,系著代表追求民主的黃絲帶,擠滿中文大學的百万大道,這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學生罷課行動。

9月28日凌晨,香港和平占中行動提前正式啟動。7万香港市民湧向香港主要鬧市區——中環,要求中共撤回人大決定,還有數万市民湧向政府總部聲援學生和示威人士。

中環連同鄰近的金鍾和港灣,是香港經濟和政治的中心地區。因此,人民占領此地向政府示威有极大的政治象征意義。占中當天,香港當局便出動七千警力,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從下午6點鍾開始,在不足一小時內,不下十次在夏愨道添美道交界處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

《華爾街日報》美國東部時間2014年10月2日報道:“2014年9月28日凌晨起,香港當局出動 35000名警力中的約7000名打擊抗議行動,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噴霧和催淚彈,遭致數以 万計的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并占領了城市的另外兩個區。經過三天的平靜之后,學生宣布將占領政府的一些辦公大樓,警察誓言必將阻止學生行動。示威者与警察都在准備著可能于周四夜間發生的沖突。 ”

《華爾街日報》還說:“与此同時,北京的反示威語調也升級。人民日報于周四在頭版發表不署名社論,警告香港的民主抗議可能演變成動亂破坏香港經濟和長期的繁榮,這与特區政府的說法一致。”

几天來,大雨瓢潑,但更多的香港市民和學生仍從四面八方湧向政府總部和鬧市區,高呼學生無罪、梁振英下台,打倒共產党、人大道歉,最多一天有20 万人湧上街頭。此時的占中運動已經發展為占領全香港運動。示威者聚集在香港最繁華鬧市的四大据點,金鍾,中環商務區,銅鑼灣和旺角、尖沙咀等地。9月29日,港府的態度開始軟化,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佈押后第二輪政改咨詢,防暴警察當晚撤离。其實,放軟身段的港府只是前台木偶,后台牽線的中共在實質問題上并不讓步。學生和市民堅持要求梁振英下台、爭取真普選的決心不變。9月29日當日,英國外交部就“占中”示威發表聲明,支持香港邁向普選,呼吁各方繼續進行有建設性的對話。美國國務院也發表聲明,表示支持香港牢固的傳統及基本自由,包括和平集會及表達的自由。

英雄的香港人民在風雨中撐起雨傘堅持自由訴求,而以后出現的所謂“不測風云”其實全在意料之中。十月三日,就在“占中”行動的第六天,中共開始發動了它們早就經營齊備的香港地下党党員、特務組織、中共控制下的黑社會幫派成員,還有上百個操著普通話口音的隊伍,組成龐大的“反占中”隊伍,對九龍區的旺角和銅鑼灣一帶的“占中”示威者發起暴力襲擊和圍攻。在旺角,有示威學生和市民被暴徒打得頭破血流。這引發更多市民赶來保護學生和“占中”群眾。

我的朋友從香港發來的最新消息是:“10月2日晚包圍政府總部,兩邊人最多。10月3日晚,因為下午旺角有激烈沖突,廣東道撤离,全集中在金鍾,最緊張,但未發生重大事件。整夜斷續陣雨。”

此時的中共,一方面大力封鎖消息,全面封堵大陸人民的視線,一方面利用它的海內外媒体大肆污蔑“占中”行動。從《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到《環球日報》的一篇篇分析和污蔑,到深圳中學生給香港學生的公開信,手法和言論全是老調重彈,它最愛彈的老調是 “海外敵對勢力支持和導演”,它就是不解釋香港人民最關心的關鍵問題“為什么你中共當初答應‘港人治港’,現在卻賴賬?”

中共強硬地拒絕了香港“占中”示威者要求“收回人大否決香港普選的決議”的訴求,它這种歷來的死硬態度全在意料之中。它不想妥協和讓步,它想用拖的方法,把“占中”運動拖垮。但是,我們要看到,最拖不起的是中共自己。中共現在危机四伏,經濟下滑,新疆西藏人民反抗不斷,大陸百姓中連曾經受益的階層也對政府腐敗、物价飛漲、空气污染、有毒食品怨聲載道。中共正在火上烤,香港人民此時要求普選無异于火上澆油,迫它被烤死又進一大步。

民眾運動,策略最重要,我們相信香港“占中”行動的組織者的決策智慧。年輕不可怕,在面對重大考驗時,年輕人可以在短時期內飛速成熟。中共會利用它操控的人使用暴力,他們會燒車燒房,然后嫁禍于示威群眾,還會利用“占中”影響交通和民眾生活來挑撥市民的不滿,那咱們就把“占中”改成“占府”,香港政府總部大樓里面沒有交通和民眾生活,那里本來就是為百姓服務和“遮風擋雨”的地方,中共豢養的暴徒可敢在那里打入行凶,燒車燒房?“占中”的學生和民眾要像埃及“廣場革命”的年輕人那樣,利用好手机,把每天的消息傳播出去,這是中共的最怕,全世界都在注視香港,渴望听到香港的消息。同時,組織者不輕易言撤,但心中要有一張一弛的文武之道,中共它大兵壓陣時,我們撤個干淨。還要讓它知道,我們還會很快回來。香港老百姓人人有家可躲,數万大軍開到香港,連上廁所都是問題,百姓輕松撤回家,給中共大軍來個大歪脖,這就是進退有据,一張一弛。

從香港人民這十七年來的不斷抗爭中,我們看到了香港人民為自由而拼搏的高素質。同時我們也看到,沒有人民參政人民普選的民主制度,自由不能得到保障。民主和自由,缺一不可。如果香港今天得不到普選權利,她僅剩的一點自由很快就會全部喪失。我們還看到,香港將成為中國民主的發源地和導火索,香港人民無疑是爭取中國民主的先鋒和英雄的人民。我在此向香港人民致敬:香港人民,好樣的!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二0一四年十月四日晚完稿
二0一四年十月五日修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