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1 / 5

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自干五〞,也就是〝自帶乾糧的五毛〞,這一中共治下的特有現象,去年首次被納入官方的話語系統。日前,外媒再次聚焦〝自干五〞現象,探討這類人自發為中共暴政辯護的深層原因。下面就讓我們來看看〝自干五〞是如何煉成的,他們是否真的愛國?

最近,大陸最為活躍的公共知識分子之一、受聘為美國加州聖瑪利學院英文系教授的徐賁,發表文章《沉默是知識分子的〝權利〞嗎》,從而引發了一場關於知識分子在中共專制之下是否能夠有權利保持〝沉默〞的辯論。


在接受《紐約時報中文網》的採訪中,徐賁教授分析了中國的犬儒教育和〝自干五〞現象。他表示,今天的中國教育是一種犬儒主義化了的極權主義教育。比如,許多學生對中共宣傳並不真信,但在中共體制之下,他們變得非常世故和犬儒。他們可以心安理得的撒謊,只要有利可圖,怎麼都行。

徐賁談到,這樣的犬儒教育把學生培養成了〝又紅又專〞的黨民。他們人格扭曲、是非混淆、具有〝雙重思想〞。比如,中共灌輸,所謂以前沒收資本家財產是正確的,現在有人成為億萬富翁、窮的窮、富的富也是正確的。他們對此也不覺矛盾。

《美國之音》報導說,這種〝雙重思想〞的最典型例子就是留學生中的〝自干五〞。這些人一邊〝愛國〞,一邊在美國生活,為了調和二者的矛盾而表現出誇張的〝愛國〞情緒。

作家盛雪:〝但是在今天中國的這種狀況下,這些自干五是最精明的、最懂得如何算計自己的利益的、純粹的利己主義者。他們跟愛國沒有絲毫的關係。〞

〝自干五〞和〝五毛黨〞都是網路語言。五毛黨是網民對中共所謂網路評論員的別稱,據說他們每發一個帖子能得到5毛錢的報酬,因此被網民譏諷為五毛黨。而〝自干五〞則是指那些不領薪水、自願維護中共暴政的人,又稱〝自帶乾糧的五毛〞。

作家盛雪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分析了〝自干五〞產生的原因。

盛雪:〝最根本的還是要說,中國現在的這樣一種政治體制,它對人的這種驅使。首先,在這樣的一個專政暴政體制下,人很難形成一種獨立自主的能力,沒有自由思考的能力。很多人也缺乏一種自主行為的能力。〞

盛雪表示,在這種體制下,很多人變得越來越依賴於當權者,並為這一權勢撐腰。他們的人格處於嚴重分裂狀態。

盛雪:〝他們自身要求一個有自由、民主、法治保障、有福利保障的這樣一個社會環境生活,但是他內心又一直不能擺脫那個暴政對他所進行的那種驅使,和對他進行的這種控制。〞

2015年6月,四川省教育廳在下發的通知中,將〝自干五〞正式納入官方話語系統。當時,旅美中國問題專家張健就曾對此進行評論,認為這是中共為搶奪網路話語權的一個重要布局。同時,他也談到了〝自干五〞的產生根源。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最主要的就是體制,體制可以影響一切,體制也可以改變一切。一個好的體制就是要看住壞人,讓好人繼續變好,那麼一個壞的體制就是把一個好人變成一個魔鬼。在中共的體制下,每一個中國人其實都是這樣,生活在中國,就是生活在一個大的監獄裡面。〞

1998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造訪北京大學。當時,北大中文系女生馬楠曾反駁克林頓有關〝為了個人自由而奮鬥〞的演講。但2001年,她卻嫁給了一個美國人,隨後赴美。這一事件在當時一度引起關注。

【新唐人2016年06月20日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