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要保命,早決裂


張小剛

 

一、真正的核彈仍在被冷藏

  郭文貴5月29日爆料,直指王岐山的貪腐,不少評論都稱這就是核彈料了。郭文貴本人似乎也在做這樣的提示,在爆料中一再詢問聽眾「心臟受的了麼?」

  但在筆者來看,這實在還遠遠低於對「核彈」預期。真正的核彈,並不僅僅是限於為拱倒某個哪怕級別再高的高官提供的彈藥,而是起到動搖中共專制政權統治根基的作用。

  中共獨裁政權的制度性腐敗早已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無官不貪是眾所周知的公共知識。不願同流合污地貪腐的官員早就被逆淘汰了,都根本爬不上高位。因此爆出隨便一個高官的貪腐證據,哪怕是周永康、王岐山這個層級,都早就不足以震動現今中國大陸這個早已腐敗透頂的社會。

  雖然王岐山是習近平掌權最主要的盟友與臂膀,但王岐山給世人的突出形像是酷吏,而不是「清官」。「反貪」的經手人雖是王岐山,但聲譽主要是投射在習近平。不論是官方的刻意宣傳,還是投射到民間的某些夢幻,都是「習大大在反腐」。

  「習大大」的稱號,除了「毛太陽」之外,可以說是前所未有。沒有過「華大大」、「鄧大大」、「江大大」、「胡大大」,只有北朝鮮的「慈父」可以與之媲美,而王岐山其充量是個「王公公」。

  習近平上台以來,一直在刻意營造一言九鼎大權獨握的「毛二世」極權統治的氛圍。在上,以「反腐為由」清洗統治集團內部的政治對手;在下,以殘暴而流氓的手段野蠻鎮壓民間的異議和維權。

  然而,「嶢嶢者易折」,捧的越高,越容易摔垮。

  在暴力與謊言這兩箇舊法寶越來不靈光的現今,中共當局,特別是當前的習政權,維持其表面的「執政合法性」主要就是依賴兩個支柱,一是經濟繼續繁榮,二是反貪腐的表面功夫。

  過去三十年依靠低工資低人權低福利高腐敗高污染高基尼的畸形發展基本上已經走到盡頭,「經濟繼續繁榮」的支柱隨時可能斷折。如果再爆出「習太太」本人貪腐證據的包子餡,假「人民的名義」粉飾最高當局「在反腐」的「中國夢」(其實是黨國夢)支柱也就應聲破裂。習近平或是統治集團內部任何謀求取代他的人再打出任何「反腐」的大旗作為執政合法性的裝飾,都只會成為民眾嘲笑與憤怒的對象,和中共內部權鬥的攻擊目標。因此,這才是一個真正核彈料。


二、郭文貴手頭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核彈料?

  自從他拉開爆料大戲的幕布以來,觀眾對這一點就一直在猜測。有猜他只是在虛張聲勢,有猜他是在引內部人喂料,也有猜測他是在以「手中有料」作為籌碼尋求與當局討價還價的妥協交易。而且,在5月29日之前的爆料中,郭文貴往往做出「欲語還休」的樣子,稍有觸及就以「以後再說」、「現在還不能說」縮回去,更加深了這些猜測。而從當局一連串的反應看,包括所謂「國際刑警組織的紅通」、對美國之音的施壓、釋放郭文貴的妻女、等等,無不說明,最高層顯然是相信,至少是十分地憂慮,郭文貴手中確有堅實的核彈料。

  畢竟,如前所說,制度性腐敗的官場早已爛透,無官不貪c。不腐敗的官員根本就沒機會爬到高位。「王公公」不可能例外,「習大大」也不可能例外。

  例如,習包子的博士論文與學位,就是禿子頭的虱子,明擺著是依仗權勢弄虛作假得來的。又如,由於習近平婚外情險些導致彭麗媛與之離婚的傳言、巴拿馬文件中有關習近平家族在海外避稅天堂資產的記載,等等。關鍵只是到底有哪些堅實的證據被作為把柄捏在了別人手裡而已。

  因此,不論到底郭文貴手裡有沒有料、有的是什麼料,中共最高當局的心裡,肯定有的是鬼。


三、郭文貴為何還不引爆真正的核彈料?

  其實,郭文貴從一開始就說的很清楚,他爆料的目的是「保命保財和報仇」,而不是,至少開始的時候不是,為了推翻中共的體制與政權。所以他一再地聲明自己「不反國家」、「不反黨」、「不反政府」、「不反習主席」。

  只是,由於當局先前的強硬、之後的虛以委蛇,再加上智商不低的郭文貴深知中共那套當面好話說盡背後狠毒做絕的本性,令他在妥協交易難以達成的過程中不得不漸次升級,逼上梁山了。以至於現在不僅公開劍指王岐山,更在用詞上直接提到了體制的問題。「不反黨」、「不反政府」的申明已經悄悄地突破了。

  但是,即使到了這一步,郭文貴仍在口口聲聲地強調「不反習主席」、「配合習主席」,顯然他現在仍然無意爆真正的核彈料(如果他手中確實有的話),而是寄望於能跟習包子討下保命保財的價,並借習正恩的手,向傅振華、孟建柱和王岐山們復仇。

  當然,郭文貴也同時暗示了他手裡很可能確實掌握有真正的核彈料:一方面在爆王岐山料的同時,透露了他自己曾捲入對習近平貪腐的調查;另一方面借指責王岐山家族的貪腐程度比習近平貪腐程度遠遠嚴重得多,暗示了他確實掌握有後者貪腐的證據。只不過,郭文貴現在還要留著這些料做籌碼,要挾習近平與他做交易妥協,令自己最終得以保命保財報仇。


四、死結已成,交易難成

  郭文貴留著一些關鍵籌碼不出,等著與對手做交換,這在生意場上無疑是有效手段。可是他現在博弈的對手是中共,既兇殘又猜疑,並絕無誠信。郭文貴知道要握著一些籌碼不拋出才有可能做交易妥協,中共當然也知道,也會捏著一些郭文貴不會不顧的籌碼,絕不撒手的。

  郭文貴的籌碼是高層貪腐的「核彈料」,中共握的籌碼是郭文貴家人親友的性命財產。

  如果要做成交易,中共要向郭文貴索取的籌碼必然是:再也不繼續爆料。可是,即便郭文貴對中共做了這樣的保證,甚至把手頭掌握的全部都證據交給中共,中共會就此放心嗎?中共會不擔憂郭文貴還留著一手在日後再爆出副本的證據嗎?所以,中共無論如何都會始終捏著一些足以要挾郭文貴的籌碼,絕不放手。

  反過來,郭文貴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籌碼都交給中共,否則,以毫無信譽著稱的中共會隨時翻臉不認人。

  所以,這是個解不開的的死結,令交易難成。除非,其中的一方被滅掉了。


五、借習打王未必有效

  或說,郭文貴是在循序漸進有策略有計劃地與中共博弈,並不急於達成全部交易,而是先借捧習來打王,報了仇再說別的。

  為此,郭文貴還透露了一段據說是中共內部人告訴他的消息,說是王岐山有意在中共十九大取代習近平。對這個消息我是不相信的。且不說在「習王體制」中王歧山扮演是酷吏角色,得罪人的髒活是他干,「反腐」大旗的光環落在的是「習大大」頭上,因此他未必積攢有足夠的實力取習而代之,更重要的是,在營造了五年毛二世習正恩「大大」形象之後,突然換馬,不論用了什麼理由,本身就相當於一個核彈,造成的心理衝擊恐怕足以動搖中共統治合法性裝飾的根基。因此王岐山恐怕不敢冒這個險(除非他會改掛葉利欽或戈爾巴喬夫的旗幟,而這點我就更不相信了)。

  那麼,借捧習來打王的目的能達到麼?

  首先,雖然正如我一個月前在《習王反目是遲早的事》一文中指出的,凡坐在「唯我獨尊」極權獨裁者座椅上的人,最終都會猜疑和清洗自己最依賴的親信與盟友,但目前習近平還處在正試圖登上或坐穩極權獨裁者位置的過程中,特別是,即將開的十九大是習近平能否達成他這個企圖的一個關鍵,所以現在還是習王互相依賴結盟攫取全面權力的階段,習王還是一體的,還遠遠沒到習王反目的時候。

  因此,這個時候郭文貴爆王岐山的料,實際上恰恰是幫了中共高層中習近平的對手的忙,給他們提供了彈藥。

  當然,這也是大好事,讓中共高層內部自己大打出手,也會大大地動搖其統治的根基,為民主革命的爆發創造機遇。

  但就習近平而言,郭文貴這樣做只會令他更加惱怒和忌恨,沒有可能反在這點上與郭文貴做交易共同倒王。

  當然,也不完全排除這樣的可能:在其黨內對手利用郭文貴所爆之料而施加的巨大壓力面前,習近平以退為進,以不再堅持讓超齡的王岐山留任為籌碼與對手做交易,換取由自己更信得過的親信接掌王岐山的權力。這樣有可能造成一舉兩得的效果,既繼續全面掌控權力,又提前洗掉了可能會在未來功高震主的「隱患」。只是我懷疑,習近平那個志大才疏的初中博士生有沒有這樣的智慧與能力取得這樣的結果。


六、爆料止於倒王不足以保命

  既然借習打王未必現實,那麼借爆料止於倒王來保命又會如何?

  其實,根據中共的本性分析,郭文貴走到的現在這一步,已經成為中共無論後續發展如何,都必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除非中共自己被早一步滅掉。這裡有三個原因:

  首先,當然是郭文貴的爆料,已足矣說明他知道的太多,還可能有更多更有殺傷力的料,中共有殺人滅口的緊迫動機。

  其次,中共本性與一慣作為,都是對內部人反水的痛恨與報復,遠比對外敵反對的痛恨與報復程度更強烈、更狠毒、更誓不罷休。郭文貴雖非專業訓練的國安,但畢竟在生意做大的過程中已被國安收入殼內,執行國安交予的任務,已經屬於曾經的內部人。因此郭文貴出來爆國安的料、爆中共的料,對中共來說是絕不會饒恕的。

  第三,目前中共的黨魁習近平本人心狠手辣,氣量狹小。僅僅因為在泰國的姜野飛畫了幾幅習近平的漫畫,習近平不惜大動干戈以國家的力量和重金將已具有聯合國難民身份的姜野飛和董廣平從泰國移民拘留所中解押到中國進行酷刑。僅僅因為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瑞典公民桂明海,籌劃出版一本關於「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們」的八卦書,習近平就不惜以「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野蠻,公然違背國際法和香港基本法,派遣國安越境將桂明海和銅鑼灣書店的全體員工先後從泰國和香港綁架至中國進行酷刑。現在郭文貴的爆料,不論是從打擊王岐山就等於幫了習近平的對手的角度,還是從暗示掌握有習近平本人貪腐證據的角度,觸怒習近平的程度都毫無疑問地遠遠強於姜野飛的漫畫與桂明海的八卦。因此,習近平也一定必會對郭文貴急於除之而後快。

  三個理由歸為兩句話,一是殺人滅口,二是懲罰報復,這是中共必殺郭文貴先生的動機。

  換言之,不論郭文貴用什麼籌碼或承諾與中共當局做交換妥協,都不可能令中共放棄殺機,最多也只能換得中共一時的緩兵之計。


七、倒共才能保命

  既然中共不可能放棄殺機,郭文貴保命的唯一途徑就是跟中共徹底決裂,下決心早日推翻中共一黨專政獨裁體制。

  首先,只有擺明車馬反對中共政權,包括反習,反任何獨裁者,才有可能獲得西方國家足夠的保護,包括美國政府足夠的保護。否則,繼續打著「不反習」、「不反黨」、「不反政府」之類旗號,隨時有可能在某個「川習會」之類的幕後交易中被找到足夠的藉口,像被遣返的賴昌星那樣被犧牲掉。

  第二,只要中共不垮台、一黨專制獨裁體制不結束,郭文貴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安全。即便得到了美國政府給予的保護,也不太可能達到像對總統那個級別的保安程度,估計連卸任總統或家人的保安程度也達不到。他們所能提供的保安水平,可能也就是當年為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先生所提供過的那個水準,還遠遠不如郭文貴自己花錢雇傭的私人保鏢來得有效。即便是提供相對而言更為有效的FBI對證人的保護方式,即,給你一個新的身份讓你從此隱姓埋名,不論是以郭文貴的性格來看還是以他擁有的商業規模來看,這都不會是他願意的,也不是他能做得到的。所以郭文貴只有在中共一黨專制獨裁體制垮台之後,才可能享有真正的安全。

  第三,即使從短期效益看,郭先生核彈料爆的越徹底、越不留情,其實相對越安全。因為,這麼做反倒也就解除了中共謀害郭先生的兩大動機的第一個,也是最緊迫的一個:殺人滅口。而另一個動機,懲罰報復,雖然只有待中共徹底垮台才能解除,但至少急迫性沒有前一個動機那麼高。

  想必郭文貴先生能夠看清楚自己所處的位置:任何對中共政權心存僥倖和誤判都會陷自己於萬劫不復之地,只有抱拼死一搏的堅強決心,才有可能為自己贏得求生的一絲希望。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仰仗習近平開恩保命,期盼習近平依法治國,都是緣木求魚天方夜譚。所以求人不如求己,既然手中擁有足夠兵馬錢糧,何不豁出去打出一個新天地,豈不比被動地保命保財更為有效?不是大澤鄉揭竿而起推翻暴秦,也是武昌城頭第一聲槍響傾覆滿清。成則開創中國新紀元,不成也將名垂千古。總比東躲西藏提心吊膽度過餘生要偉大輝煌。


八、可以做什麼

  為了能夠早日倒共以保平安,我覺得至少有下列一些事情,郭文貴先生可以考慮做。

1. 收集和爆出足以動搖中共根基的核彈料

  包括直接爆出習近平本人貪腐的真憑實據,令民眾不再抱任何期待體制內出「反腐」「大救星」的夢幻,令官府權鬥的地震經久不息。

2. 收集和公開中共高官的海外財產與家眷信息

  郭文貴先生不妨利用他手頭的渠道與資料,全面地揭露中共高官在海外財產與家眷。一方面讓國內民眾更清晰地了解中共統治集團最高層整體腐敗的程度,另一方面也令海外民眾有了更清晰更具體的抗爭目標。

3. 投資衛星上網的技術開發以從根本上突破防火牆

  以郭文貴先生數以千億元計資產的財力和動輒億元計收益的能力,不妨投資參與由衛星提供WiFi等上網服務的技術開發,以便讓中國大陸不會翻牆、無法翻牆、懶於翻牆的網民得以自由簡便地獲取境外信息,徹底廢掉中共的防火牆和信息封鎖。

4. 資助鼓動民眾上街發動民主革命的項目

  核彈料爆的再多,如果沒有民眾民主革命風潮的推動,最後也只能淪為中共內部各派間權鬥與妥協的籌碼,中共不會自行放棄統治。

  其實,這也是郭文貴先生自己在5月29日以來的爆料中強調過的:僅僅靠他的爆料作用不大,只有配合民眾上街才能發揮效果。

  因此,必須要持續地進行發動民主革命的運作,特別是將全國各地大大小小分散的民眾抗爭「群體事件」同步化、共振化的運作,才能帶來從根本改變中國政治體制的契機,同時也才帶來促使中共內部權鬥中裂變的實權派向民眾民主革命投誠的機會。

  所以,郭文貴先生不妨適時地資助一些運作民眾上街和發動民主革命的項目。

5. 救助因上街和抗爭而被捕的民眾及家屬

  長期以來,在澳洲、加拿大和美國的一些團隊一直都在從事救助國內良心犯及家屬的工作。但這些都是大家每月十元數十元或每年百元數百元省吃儉用的小額積蓄湊起來,資助的數目和收益的人數都十分有限。

  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也有朋友提出通過建立基金救助和撫養奧運期間因上街示威而被捕民眾的家屬來鼓勵民眾抗爭的設想,終因籌不到資金而未能啟動。

  郭文貴先生不妨拿出九牛一毛,建立一個救援基金,與澳洲、加拿大和美國那些現有的救援團隊合作,一起去救助國內引起來抗爭或上街示威而被捕民眾的家人。一方面鼓勵更多的民眾放下後顧之憂而勇敢地走向街頭,另一方面這個行動本身就是對中共的一個敲山震虎的威懾,迫使它出來談判與妥協。因為中共最怕的就是:抗爭的民眾沒有後顧之憂,民主革命有財力的後盾。

6. 通過金融的運作與中共鬥法

  中共雖然表面上財大氣粗,但實際上,一方面大量的錢財被貪腐消耗和轉移海外,另一方面因制度性痼疾導致的無謂開支也在持續大增,例如已經遠超軍費的維穩經費、在海外豢養走卒的僑務費用和孔子學院費用、等等,中共在金融方面的軟肋多多。郭文貴先生或可尋找途徑在暗中與中共做金融鬥法,消耗它的資源,製造它的危機,再與其他的倒共手段相結合,不愁創造不出導致中共垮台的契機。

2017年5月30日-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