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反制中共的滲透與輸出迫害的措施


張小剛

2017年11月14日


  Clive Hamilton 博士的《Silent Invasion》一書被 Allen & Unwin 出版社以擔心中共的威脅而取消出版一事,是個嚴重事件。聯繫到之前的劍橋出版社和施普林格.自然集團因中共壓力下架敏感書籍事件,以及美國之音的斷播與解僱事件,說明整個民主社會的言論自由已受到中共的嚴重威脅,民主自由法治已在危急之中。

  澳洲各相關組織的朋友正在草擬文稿對此做出反應,並希望聯繫各地同仁,在各民主國家共同發起反制措施。


  關於具體反制措施,我初步思考,有以下幾點想法,以澳洲為例,供大家參考和予以完善,並在各地加以推動:


一、建議立法管制外國施壓

  1. 要求所有在澳洲註冊、經營的公司、學校以及其他機構,在受到外國政府或代表外國利益者因政治或言論理由施加的壓力時,必須立即向指定的澳洲政府相關機構(如澳洲安全部門、外交部)報告。否則的話,一經發現,予以重罰;

  2. 負責接收、處理前述報告的部門,應將接獲的該類施壓報告整理存檔,定期向公眾公佈,並遞交國會,採取對應措施。

         舉例來說,如果預定在悉尼大學舉辦的「達賴喇嘛演講會」、「紀念六四研討會」一類的活動,悉尼大學接到中共領館的施壓,悉尼大學首先要做的事是向指定的澳洲政府部門報告,而不是轉向活動的主辦者施壓。否則的話,澳洲政府在接到活動主辦者投訴時發現悉尼大學尚未報告此事,將會對悉尼大學進行處罰。如果能有這樣的立法出台,相信將有力遏制中共對澳洲公司、學校和其他機構的施壓。       


二、建議立法,實施「交往對等原則」,包括:


  1. 凡對澳洲駐外使節行動自由、與當地居民的交往施加限制的國家,澳洲對這些國家駐澳洲的外交人員應施以同等限制;

         舉例來說,如果中共政府不允許澳洲大使會見百歲老人李銳為其祝壽,或者不允許澳洲駐華外交官會見其他異見人士,澳洲政府也應相應地限制中共駐澳外交官員會見在澳「僑領」。       


  2. 凡限制澳洲媒體與出版物在其國內自由公開出版發行的國家,澳洲將對等限制這些國家的有政府背景或權貴利益的媒體在澳洲的發行、出版;

         舉例來說,如果中共政府不允許澳廣ABC等澳洲電台、電視台節目直接在中國廣播,或不允許《澳洲人報》、《悉尼晨鋒報》等澳洲報刊的英文版或中文版在中國大陸公開發行,澳洲也應相應地限制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媒體以及確認有中共權貴股份的中國「私營」媒體在澳洲的廣播與發行。       


  3. 但凡澳洲公司、商人在外國的經營因政治或言論自由的理由遭遇該國官方打擊,澳洲應採取措施限制該國有政府背景或權貴利益的公司在澳洲的經營。

         舉例來說,如果 Allen & Unwin 公司因出版 Clive Hamilton 博士的《Silent Invasion》而在中國遭遇中共官方或官方代理人的報復,澳洲政府應相應地限制有國營背景或權貴利益的中國公司在澳洲的經營。       


  希望在其他民主國家的同仁都在當地發起類似運動,在美國、加拿大、歐盟、日韓推動相應立法,在全球範圍內全面反制中共向民主國家進行滲透、輸出迫害的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