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3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在民陣十三次代表大會上致辭

我從舊金山來,我叫方政。我現在是在舊金山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的現任會長。我是八九六四學運時的普通參與者。今天在這裡由於大家的信任,我作為一個觀察員,作為一個支持民主中國陣線的海外民運人士,我自我定位我是海外民運人士,但我不是民陣成員。

我私下裡與盛雪是好朋友,多年的朋友。 前面我跟大家講過很多次,最早在國內的時候,大約是一九九一年或者九二年的時候,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接到盛雪的人道捐助。那個時候可能盛雪也是剛到加拿大,她就能夠關心到我們國內像我這樣的六四受害者。海外是有很多人,但是我感受的最多的溫暖,感受到了那種知音,就有盛雪。所以,從那個時候起,我們之間就有了一種冥冥之中的一種聯系。但是當時我不知道她是誰。

2009年我出國之後,最早和我聯系的海外朋友,也有盛雪,也包括在加拿大和她在一起的很多朋友。他們給過我一些幫助和關心。所以,從2009年到現在我們一直保持聯系。我和盛雪經常開玩笑說:我們基本保持每年能見一次面。雖然不容易,我們離的也很遠,但因為我們有很多共同的事業和理想,會經常在一些場合或會場見面,比如做六四紀念活動等。 我也去過加拿大兩次,就住在盛雪家,可以有很多的交往。

從公的方面來說,大家知道,民陣是從八九以後,流亡海外的這些國內的著名的民運人士成立的。雖然我們在國內,但還是知道一些海外的一些民運的情況。與我真是有很多的淵源和聯系。那麼,從更大的角度來講,整個民主運動,海外民運,我們成為當中的一份子,自然是關注這些事情。所以,今天的這個民運大會,我會來參加,盡管我對這次會議的標題有些保留意見吧,我之前跟很多朋友說了,最好不要說是13次會員代表大會,因為這次會議應該算是很特別的會議,應該叫一個民陣特別大會,才更准確。沒有關系,我只是局外說一下。我們很多民陣的朋友你們可能有更多共同的想法和共同的決議和信心。

我這裡預祝這次會議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2017年3月24日
美國拉斯維加斯
根據會議現場發言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