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著名學者朱學淵先生在民陣第十三次代表大會致辭

朱學淵

我今天有這樣的機會能表達自己的意見,非常感謝。感謝民陣容納我作為一個新會員。 我是在民陣又一次受到嚴重摧殘的時候,於去年12月17日,加入民陣。主要就是為了和陳達鉦先生一樣,支持這位對中國民主事業作出重要貢獻的、有能力的、有風度的、能團結人的盛雪女士。

我們在這兒並不是做什麼個人崇拜。我們所看到的是,盛雪受到了他們無限的侮辱和羞辱。 那麼他們為什麼這樣做?在看清楚了他們為什麼這樣做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們要反其道而行之。共產黨的起家有其成功之處,那就是搞組織,這個組織越搞越好,大浪淘沙,最後經過千辛萬苦,才總算打下了江山。但是自從獲取政權之後,中共一切都自食其言。但是,他們的另一個特征就是:在1949年得了這個江山之後,一切都是為了政權,為了維護這個政權。 他們所害怕的就是,人們也組織起來,來反對他。所以,我們的組織的重要性就在這裡。

今天早上我五點鐘醒過來,打開我的手機,看到進來好多好多以德國那幫人為代表的寫的那些信件,污蔑我們昨天的平台會議,而且否定今天的會議。所以大家要看清楚,消滅一個組織,是比較困難的。但是,消滅一個組織最容易的辦法就是斬首行動,把這個首斬掉,這個組織基本上就完蛋了。那麼我們這個組織的首是誰呢?很明顯,盛雪女士是做了重大的貢獻的。盛雪女士的貢獻,受到了世界的矚目,特別是在加拿大的政府、議會,以及加拿大的廣大群眾對她是重視的。像她這兩天以來的發言,大家都看到了。這是一位非常有能力、非常有才干的女士。 她就是我們這個組織的首,共產黨要把她斬掉,這個手法是非常到位的。

他們到位在什麼地方呢?他們抓不到任何把柄,然後就用羞辱一個女人的辦法,這是最下流最無恥的。而且,在組織內部的一些道貌岸然的人出來對她進行羞辱。所以,我在這個時候決定參加這個組織。陳達鉦先生(人稱六哥,香港黃雀行動前線總指揮,六四屠殺後救了三百多名學生學者)不是會員,在身體情況不好的情況下,千裡迢迢飛幾十個鐘頭到這個地方,為什麼呢?就是為了支持盛雪。 我明白地說,我參加這個組織就是為了支持這個群龍有首的組織,這個首就是盛雪女士。我並不是吹捧她。她是非常有希望的,有前途的,很可能成為諾貝爾和平獎的被提名人的。

我們大家應該為此而准備,為此而努力。昨天的會議靠的就是我們這幫人,我們這個會議許多人都是為盛雪而來的。昨天的會議能夠有這麼多人,也就是為盛雪而來。 我們說這個話不難為情,我們要堅定,我們要依靠最堅定的人來團結那些不太堅定的人,我們這樣才能夠有我們的力量。所以,任何一個組織一定要堅定,我們一定要依靠最堅定的人,要一眼能夠看透別人要干什麼的人,具有透視能力的人,才能成為我們的領導核心。

所以我非常感慨,今天這個會議,在場的有這麼多人,非常感慨。這個組織非常有前途。我希望沒有加入這個組織的人也可以加入,前途是光明的。

我們經過萬水千山,從1989年到今天已經經過28年。孫中山搞革命,不過搞了十多年;毛澤東搞革命,1927年起到1949年,也不過22年。我們搞這個運動已經超過了27年,已經超過了過去別人的艱巨的鬥爭。在這個過程中大浪淘沙,中間我們能剩下這麼多人,我們幾十個人、幾百個人就是大浪淘過的,就是久經考驗的,是堅定的。我們的意志是堅定的,我們的行為是堅定的。我們能夠看得清楚我們的組織的核心是什麼,一定要明白這個道理。我今天就講這些。

另外,秦晉先生也是這個組織的非常重要的核心。我希望這個會議結束之後,新的核心組織能夠在盛雪女士、秦晉先生的合作努力之下,把這個民運組織推向前進、推向更高的高潮,使得那些心存惡意的人感到無可奈何。

2017年3月24日
美國拉斯維加斯
根據現場發言錄音整理

附:
http://baike.baidu.com/item/%E6%9C%B1%E5%AD%A6%E6%B8%8A
朱學淵是一位很特別的科學家。他學的是物理,得的是物理學博士學位,可他卻“越俎代庖”,闖入人文學科的“領地”,在那裡搞起研究探索來。 他的研究成果,具有開創性、啟迪性的意義。他的治學精神,獲得了人們由衷的贊賞。

朱學淵博士文集:http://blog.boxun.com/hero/zhuxue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