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達賴喇嘛關切劉曉波 流亡藏官呼籲讓劉曉波出國治病

 

 

 
達賴喇嘛於6月28日在拉達克發表公開聲明對劉曉波近況深表關切 (達賴喇嘛網站)


達賴喇嘛於6月28日抵達印度拉達克後在列城和平苑寢宮作開示 (達賴喇嘛網站)

  正在印度拉達克展開訪問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於星期三發表公開聲明,對劉曉波近況深表關切;流亡西藏官員呼籲中國政府從人道的角度允許劉曉波獲得世界上最好的醫療救治。

  被監禁八年的中國著名異議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確診為晚期肝癌,並已獲得保外就醫。現年61歲的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於2009年被中國政府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劉曉波在遼寧錦州監獄服刑期間,他的妻子劉霞一直處於軟禁狀態中。

  中國官方於星期一(6月26日)晚宣佈劉曉波因患肝癌已依法批准保外就醫的消息之後,引起海內外各界的強烈關注,世界多個人權組織等隨即展開營救活動,緊急呼籲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停止軟禁劉霞。

  正在印度拉達克展開弘法之旅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於星期三(6月28日)發表公開聲明,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近況深表關切,同時祈禱劉曉波戰勝病魔,獲得自由。

  達賴喇嘛在聲明中指出,聽到劉曉波出獄甚感欣慰,但也得知他身體欠安而深感悲傷。劉曉波是中國最著名的良心犯之一,他所採取的行動雖已令他遭受到嚴重的懲處,但深信能帶領中國走向更和諧、穩定以及繁榮的國家,對創造更加和平的世界,終究能夠帶來偉大的貢獻。

  達賴喇嘛說:“當劉曉波簽署《零八憲章》並提出中國需要民主、自由及法治的要求時,激勵了數百民中國知識份子以及相關民眾的共鳴。為此,我個人深受感動和鼓舞。許多來看我的人,都一再地期望我能為劉曉波的健康祈禱。我希望劉曉波能夠獲得當今最佳的醫療服務,並祈願他能夠成功地戰勝病魔。”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辦事處代表達瓦才仁星期四就此接受本台採訪時,呼籲中國政府從人道的角度允許劉曉波獲得世界上最好的醫療救治。

  “一般而言,中國政府經常會讓像西藏的政治犯等遭受一些很不友好的對待,甚至很多從監獄裡剛出來之後去世等等。但像劉曉波,他是中國唯一的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因為起草《憲章》的原因,才會被判處十幾年徒刑。但是在監獄裡,按道理來說,平常都會有一些日常的檢查等等,但中國政府現在才把他放出來,看上去好像是真的是要讓他置於死地而後快,它只是因為擔心劉曉波死在監獄裡面會影響到中國它自己的聲譽,所以它的如意算盤顯然是把劉曉波放出來,然後讓他死在家裡,以推卸它的責任。那麼現在,國際社會希望讓他到國外去進行救治的時候,中國政府還是堅持原來的這種惡意的想法,實在令人難以想像,怎麼會是這樣的。如果中國政府稍微還有點人性的話,真的,從中國自己的國家利益的角度來考慮,應該讓這樣的一個唯一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去接受世界上最好的醫療救治,從中國的國格或者人道的角度,都是必須要去做的。”

  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也接受本台採訪時,批評中國政府對待劉曉波的方式跟北韓當局釋放美國學生的做法一樣。

  “對劉曉波先生到了肝癌晚期的時候,讓他出來就醫的這個情況的話,說明共產黨經常說的‘以人為本’完全是虛偽的一句話,是偽君子集團說的那種話。當等一個人已經到了生命的最後,共產黨甚至還隱瞞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提前告知所有的人關於劉先生有這種特別嚴重的病情。現在的這種做法,就有點跟北朝鮮的金正恩做的一樣,就是把那個美國的留學生到了生命的最後時候,就把他才從監獄裡放出來的做法都一樣,這種就是獨裁政權、邪惡政權所做出的事,都是一樣的。所以說,不能期望共產黨對人民會有一個新的舉措和新的政治、策略,這裡大家應該覺得完全沒有這種可以希望的餘地了。”

  居住瑞士的知名藏人前政治犯果洛久美通過本台呼籲世界各國和人權團體不間斷地發出聲援,促使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獲得人身自由並能出國治病。

  果洛久美說:“我從2008年以來在中共的監獄裡遭受過種種酷刑折磨,深知當局如何可以把一個健康的人變成一個百病纏身的人。當聽到劉曉波先生被折磨到罹患絕症的消息後,深感悲痛和憂心。可想而知,這是中共過度使用酷刑的結果。劉曉波先生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理應獲得世界級的最佳待遇。我在此呼籲世界各國、人權團體和個人繼續不間斷地發出聲援、展開活動,促使劉曉波先生獲得人身自由,並得以到世界最好的醫院接受緊急救治。”

(特約記者:丹珍) 責編:吳晶 網編:郭度

 

轉載自《自由亞洲電台》中文網站

相關新聞:民陣主席秦晉懇請達賴喇嘛尊者為劉曉波博士祈福 (2017.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