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本帖轉載的包括下列文章:
 徐琳:《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公開信》
 徐琳:《致海外華人的呼吁書》
 徐琳:《關于致潘基文公開信的說明》

 

 

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公開信


  据悉,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先生將于2015年6月18日至21日對中國大陸進行正式訪問。聯合國的微信公眾號上說歡迎大家向潘基文秘書長提問,他“將每天選取他最感興趣的提問進行回答”。

  難道潘基文先生當聯合國秘書長、到中國大陸進行正式訪問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個人興趣嗎?

  近些年來,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越來越惡劣。很多人僅僅因為發表与政府不同的觀點、表達訴求就被中共當局抓捕、關押。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先生竟因此被判刑十一年,至今身在牢中;八十多歲的鐵流先生也因發表言論被判刑;近期五個女權活動人士也因為表達維護女權的訴求被無理關押一個多月;王登朝、劉遠東、許志永、郭飛雄、唐荊陵、浦志強、李化平、袁小華、袁兵(袁奉初)、黃文勳、王清營、袁新亭等等一大批人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判刑,其中很多人被長期關押不予開庭審理、判決,有不少人在被關押期間遭到非人道的虐待,郭飛雄連續六百多天不准放風,王清營、黃文勳等人遭到毆打。在香港占中活動及各地的工人、農民、學生、市民的維權活動中,中共當局實施暴力鎮壓,不少人被抓捕、拘留、判刑,有的被打傷,有的被打死。山西的周秀云被警察野蠻打死后,警察竟然還當眾踩住她的頭發。黑龍江慶安縣的公民徐純合帶著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和三個几歲大的小孩欲搭乘火車,被警察無理阻截、毆打,并在不符合開槍條件和程序的情況下開槍擊斃。眾多公民要求當局公布徐純合被擊斃的原始視頻竟被當局拘留。很多案件的開庭不准公民旁听、圍觀,還將前往旁听、圍觀的公民抓捕、拘留。等等等等。

  不僅普通公民的權利受到侵犯,甚至律師在代理案件中的權利也被剝奪、受到侵犯。一些律師被非法剝奪閱卷、辯護權利,甚至無故取消資格,甚至遭到無理關押、毆打。唐吉田、王成、江天勇、張俊杰四位律師到建三江為被迫害的公民代理案件,被建三江公安人員非法羈押多日,每人被打斷六根肋骨。徐純合的親屬委托的代理律師謝陽近日在廣西南宁代理案件時被打斷小腿。馬連順、唐天昊、游飛翥、葛永喜等几位律師前往慶安代理徐純合案件,竟然被當地警方拘留,并遭到酷刑虐待!

  連律師的權益都受到侵犯,這個國家還有什么法治可言?

  這些事件已經傳遍全世界,難道聯合國机构、潘基文秘書長一點都不知道嗎?那么聯合國机构和潘基文秘書長是如何關注世界人權問題的?如果知道,那么采取了什么實質性的措施?事實上基本上沒有。香港占中活動持續几個月,聯合國机构一直沒能采取實質性的措施保障香港市民的人權。

  請問潘基文秘書長在六月份訪華的時候會對這些問題感興趣嗎?當然,很可能你根本就听不到這些問題,因為中共當局一定會嚴加控制不讓你听到。

  潘基文先生從2008年開始擔任聯合國秘書長以來,已經八次訪問中國,可是中國的人權狀況不僅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糟糕,這難道不是您的恥辱嗎?您竟然還好意思再到中國來?您到底是到中國來促進中國的文明發展的還是來游玩的?是來騙取中國人民的錢財的吧?

  有一句名言說:在顯失公正的情況下保持沉默,就是站在邪惡的一方。潘基文先生您是要站在邪惡的一方嗎?

  中國當前最大、最緊迫的問題就是人權問題,中共不僅制造了中國的人權問題,而且還阻礙了其他國家的人權問題的解決。聯合國如果在這方面不能采取實質性的措施予以明顯改善,那么聯合國机构就沒有必要存在了,聯合國就不要再高談什么文明進步了,不要再打著這樣的旗號招搖撞騙、搜刮中國乃至世界人民的錢財。中國和世界人民不需要一個与魔鬼做交易的聯合國。

  中國大陸的秦永敏先生因為向中國政府申請成立民間人權觀察机构卻多次被限制自由,去年底被當局帶走后至今不知身在何處。在各國設立人權觀察机构這本來就應該是聯合國份內的事。不要說什么有難度,不要說沒錢,既然你們不懂該怎么做,既然你們做不好,那就讓賢,或者解散聯合國。

  如果本人因此而失去自由,則更加證明聯合國机构的無用、無恥!


中國廣州公民 徐琳
2015年6月8日

電話:13751710325 郵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 ◆ ◇ ◆ ◇ ◆ ◇ ◆ ◇ ◆ ◇ ◆ ◇ ◆ ◇ ◆ ◇ ◆ ◇

 

致海外華人的呼吁書


  本人在此呼吁海外所有心存良知、真正有心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作貢獻的華人同胞,在所在國、地區的政府和聯合國机构門前舉牌、游行示威(病重的可在家舉牌拍照),或向政府議員、聯合國官員遞交文書,等等,以各种方式要求聯合國向中國大陸派設人權觀察机构。同時,也希望發動世界各國人民以上述方式表達類似訴求,要求聯合國加強在促進世界人權狀況改善方面的工作。

  如果這點事都不愿意做,那么以后就不要再假惺惺地裝作在為中國的人權、自由民主事業做事,不要再打著這樣的旗號騙取海外的經費,不要再在海內外民主圈里攪合。


徐琳
2015年6月8日


注:海外同胞可將舉牌、游行示威、向各國議員和聯合國官員遞交文書的照片、視頻、報道文章發到“民主中國陣線”网站。

郵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或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民主中國陣線”网址:http://www.fdc64.org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致潘基文公開信的說明


  本人發出致潘基文的公開信后,有個別人對這個做法的作用表示質疑,一是認為聯合國已經被中共當局收買了,起不了什么作用;二是認為要去了解聯合國的運作机制、按它的運作机制去采取行動。對此,我的看法是:一、不管聯合國是不是被收買了,它畢竟還是一個世界性的最高机构,美國、英國、法國等民主、文明國家在里面起著重要的作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人民是正義的,也是有尊嚴、要面子的,如果我們對他們都不抱希望,那么我們什么都不用做了,只有甘心做奴隸了。盡管他們之前所做的不盡人意,但只要大家團結一致去施加壓力,相信他們會發揮應有的作用。退一万步說,即使這樣做起不到作用,我們也不能保持沉默,至少我們要表達出我們的憤怒!二、聯合國運作机制難道是不可改變的嗎?是不是我們在跟中共專制斗爭的時候也要按中共的運作机制去采取行動?如果任由他們這樣繼續玩下去,那么我們就只能任憑擺布了。我相信只要大家一致強烈要求,就會改變它。不斗爭,就永遠都沒有改變。

  一直以來,國內外的很多同仁都苦于不能團結一致共同對敵,經常陷于一些觀點之爭,做事也是各做各的,既有經濟上的困難,還有風險,加上還有特務的搗亂,效果都不太好。有些人認為需要成立組織,但在國內成立組織有風險,還有派性之分,國外雖沒有什么風險,成立了不少組織,卻也沒能發揮多大的作用。這主要是因為沒有找到合适的方法、途徑。我認為這個針對聯合國的公開信就是一個很好的途徑,誰都能做,也應該去做,它避開了派性之分,成本、風險也不高,也不怕特務的搗亂,國外的同仁可以去舉牌、游行示威,可以去向聯合國或各國政府官員遞交文書,國內的朋友轉發就行了,當然敢舉牌就更好。訴求就是要求聯合國向中國派駐人權觀察机构。越是中共不想做的事情,就越是它的痛處,我們就越要用力抓住。只要大家都抓住這一件事情去做(當然也不是說其他事情就不要做了),影響大了,我相信會有效果的。即便這個事情不能落實,也能迫使中共在其他事情上作出妥協。美國等等民主國家一貫標榜、聲稱維護正義,難道他們真的不要臉嗎?對這件事不予理睬,他們以后還好意思那樣標榜、聲稱嗎?我相信他們不會像中共那樣無恥。

  本人早就聲明永不參選政府的行政長官職務,我沒有任何的個人政治企圖。此生只為自由民主,砍頭也不回頭!

  由于各种原因,很多人的維權、与專制斗爭的事跡沒能寫進公開信中,在此表示歉意。

  凡是不支持這個事情的,海外人士不去舉牌、游行示威或做其他相關事情的,以后不要再在民主圈里面混!不要再打著自由民主的招牌騙人!


徐琳
2015年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