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5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
 

盛雪促請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警惕中共輸出恐怖主義

 

与馬其頓筆會成員Ermis合影
照片1,与馬其頓筆會成員Ermis合影

与筆會會長Jennifer Clement合影
照片2,与筆會會長Jennifer Clement合影

与法國筆會和西藏流亡筆會成員合影
照片3,与法國筆會和西藏流亡筆會成員合影

  國際筆會(PEN International)于9月26日到10月2日,在西班牙的格里西亞自治州(Galicia)的奧倫賽(Ourense)舉行第82屆年會。

  國際筆會的和平委員會同時舉行工作研討會,來自二十多個國家的三十多名代表參与了討論。來自非洲馬里的易斯邁拉(Ismaila)說,恐怖主義是當地最大的問題,政府對此不夠強硬。烏克蘭筆會成員安德瑞(Andrii)抱怨,要承受來自其鄰居俄羅斯的壓力和長期騷扰。法國和日本筆會的成員不滿當地媒体存在片面報道的問題。他們都擔心自由言論環境在惡化。德國筆會的成員介紹了德國面臨的難民困境,許多人使用假護照入境,引發許多問題。他認為歐洲國家應該更好地合作,找到解決難民問題的途徑。意大利筆會成員也表示,近年太多難民涌入當地,可能只有百分之一是真難民,其他都是有經濟目的。來自智利的筆會成員指出,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有歐洲中心主義的現象,應該得到調整。葡萄牙筆會的伊麗莎白認為,東西文化之間仍然存在鴻溝,有許多誤解。她并認為歐盟越來越強勢和獨裁。斯洛文尼亞筆會成員表示,整個歐洲再一次經歷難民潮,除了共同面對此困境沒有別的辦法。土耳其筆會的成員塔瑞克.古拿賽(TarikGunersel)呼吁和平委員會重視當地人權惡化的趨勢。他說土耳其處于冷戰狀態,恐怖主義非常嚴重,還有個人恐怖活動,西方國家對土耳其的前景有很多幻想。他介紹說,如果人們使用英文批評政府的話,几乎是毫無价值的。他認為國際筆會的立場是超越的,也是有影響力的。

  詩人、作家、記者,加拿大筆會及獨立中文筆會成員,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盛雪在發言中提醒与會者警惕中共向國際社會輸出國家恐怖主義。人們在關注恐怖主義對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造成傷害的時候,也要注意,恐怖主義不僅僅是綁架、暗殺、爆炸等直接的武力行動,用恐怖威脅手段控制思想、言論、新聞,造成恐怖气氛和效果,也是恐怖主義。盛雪舉例說明,中共外交部長王毅于今年六月訪問加拿大時,由于一位加拿大女記者提出人權問題,王毅當場發作,一連串的斥責這位記者。在現場的加拿大外長以及事后加拿大政府,都沒有做出應有的強硬反應。多倫多時事評論員辛峰評論了此事,于是受到了死亡威脅。溫哥華專欄作家黃河邊評論了此事,几天后被工作了多年的媒体辭退。盛雪指出,這是中共國家恐怖主義向外輸出的具体影響。

  盛雪并介紹了近几年來中共更加肆無忌憚地實施越境綁架,例如詩人、作家、出版商阿海,漫畫家姜野飛和民主人士董廣平先后在去年遭到中共從泰國越境綁架回國。盛雪提醒大家,不要把這些看成單獨的個案,這是中共國家恐怖主義向外輸出的整体戰略,對于損害其利益的人,會毫不留情的實施。

  這時,來自馬其頓(Macedonia)Ermis Lafazanousri 站起來說:“看來我也是中共的敵人了”。他介紹,2015年3月,他在馬其頓出席一個詩歌朗誦會(Struga Poetry Evenings),他朗讀了來自國際筆會會長的一封信,其中關于言論自由迫害的國家有中國的名字。第二天,Ermis 接待了來自中國駐當地大使館的客人,對方開始非常客气,但是要求他就念出“中國”名字的做法公開道歉。Ermis說,他當時非常震惊,感到中共的影響和滲透十分強大。

  盛雪回應說,中共在國際社會的影響日增,民主國家負有責任。1989年64屠殺后,民主國家很快就放棄了對中共的譴責和抵制。使得中共政權有了很快恢复的机會。隨后,國際社會給予中共舉辦奧運會、世博會、亞太經合峰會等一系列國際盛事,使中共以專制暴政姿態進入國際秩序。近几年,隨著中共將從中國掠奪的巨大財富,撒向那些它需要收買的地區,中共更加肆無忌憚。盛雪提醒大家,隨著中共血腥的熱錢滾向世界各地,中共暴政的意識形態和价值体系將极大地改變整個世界環境。

  中國是世界上監禁、迫害作家、記者、詩人、新聞工作者總數最多的國家,近些年也是越境綁架作家、記者、出版商等最肆無忌憚的國家,這正是中共國家恐怖主義的肆虐和輸出造成的。民主國家的正義力量必須聯手抵制。

2016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