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論擺脫陰影改掉鄧小平的錯誤


鮑彤

 

  baotong

  死不認錯是鄧小平的特長。講三件事就足以證明:一,在右派百分之九十九被平反后,鄧居然還說得出口,「反右派沒有錯」!二,葉劍英徹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主張得到全國熱烈響應,鄧一方面不能不表示贊成,另一方面馬上轉過身來,宣佈毛澤東思想仍然是「偉大旗幟」,非「世世代代高舉」不可。三,為了「永不翻案」,鄧到死嚴禁公佈天安門屠殺真相,在全民全党嘴上貼封條。

  所以毛認定鄧不會像赫魯曉夫那樣掘共產党的墓,表揚鄧是「鋼鐵公司」,可謂知人善任!

  鄧一輩子靠別人吃飯。他自己獨立指揮過的戰役只有兩次:落荒而逃的左右江暴動,和不堪回首的中越邊境戰爭。淮海戰役呢?毛下決心,粟裕大將指揮實戰;「總前委書記鄧小平」清閒得很,你懂的。毛健在時,鄧獨立主持過的工作也只有兩次:他當小組長的反右,和他當「副帥」的大煉鋼鐵,結果都慘無人道。由此可見,毛說鄧「人才難得」,是虛晃一槍。林彪死后,毛叫鄧复出,總得有個理由,死不認錯才是令毛放心的真實理由。

  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長期在陳云和鄧小平之間穿梭。1987年6月底,薄想清楚了,要樹鄧,要在七一紀念會上講一篇話,要我幫他忙,起草個稿子。薄對我說,「要在全党樹小平。中國需要巨人,小平就是巨人。」我當然得幫忙。但鄧矮,若用「巨人」字樣,難免有朝一日變成笑話,加深一波和小平間的歷史隔閡。我寫了「改革開放總設計師」。薄很高興,同意,就這樣講了,后來傳開了。

  但是我錯了。中國的改革,是千百万人自主權的部分恢复,用不著也不存在什么總設計師,更何況兩年后,鄧小平親手殺死了改革。

  什么是改革?我認為,就當時的中國而言,說千言万語,不如說一句話:改掉毛澤東。毛把中國人捆死了,改革就是從毛澤東的枷鎖下解放出來。不改革,中國人,包括共產党,統統得憋死。這道理,鄧小平不是不懂。

  鄧小平和改革的關係,不談則已,要談,必須全面地說兩句話:他支持過改革,他最后扼殺了改革。

  趙紫陽分析得透澈:鄧有兩個基本點,改革開放和四個堅持。兩者的關係,我想,鄧是以党為体,以改革為用,改革為了救党。穩定就是党。穩定壓倒一切就是党壓倒一切。党認為必要,就有權調動坦克,殺掉改革,理直气壯反人類。

  殺了改革,如何救党?南巡講話指明了出路:在党權壓倒一切的大前提下,允許和鼓勵不擇手段發財。不擇手段發財,當然繼續借重「改革」的大名,實際上是各盡所能,為所欲為,按照權力,爭奪戰利品。其后果,當然是無權者必窮,有權者可富,權小則小富,權大則暴富乃至腐富。不可一世,蔚為奇觀,是謂「讓中國摘掉貧窮落后的帽子」,是謂「崛起」,是謂「富強」,總之是創造腐敗的奇跡。

  現在的腐敗,頭上生瘡,腳底流膿,誰負責?周永康負不起,江澤民也負不起。只有鄧小平負得起。

  鄧小平是軍委主席,他的优勢不在理論,不在實踐,而在力量。是他決定向要求反腐敗的民眾開槍,是他拿出党權為腐敗者撐腰,也是他打開了不擇手段發財的閘門。他為中國的全盤腐敗化創造了充分必要的條件。他不負責誰負責!

  鄧小平現在盛名蓋世。權勢者鑼鼓喧天捧他,趨炎附勢者爭先恐后舔他。海內的狂歡,配上海外的回音,正在合成為一曲歡樂的頌歌,万馬齊喑的頌歌,毛骨悚然的頌歌。

  我觀察所得的結論是,鄧小平的遺產,肯定有助于深化腐敗,肯定無助于深化改革。當前的改革,應該是,只能是:擺脫鄧小平的陰影,改掉鄧小平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