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華人的揭發終受重視
澳洲主要媒體多篇文章集中報導中共對澳洲的滲透

 

  TheAustralian20171010Page1sm
全尺寸頭版

全尺寸第六版

  澳大利亞最大的全國性英文報紙《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2017年10月10日以頭版和第六版兩個版面刊登了四篇涉及中共在澳洲進行滲透、干預與間諜活動的獨家報導,分別是:

《外交部首腦告訴中國學生:說出來》(DFAT chief tells China students: speak up);
《華裔澳洲人鞭笞中共插手澳洲》(Chinese Australians lash party meddling);
《保護關鍵資產的新力量》(New powers to protect critical assets);
《北京對澳洲國防合同商的網絡攻擊》(Beijing launched cyber attack on Aussie defence contracto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裔澳洲人鞭笞中共插手澳洲

(Chinese Australians lash party meddling)


Primrose Riordan


  張小剛,61歲的文革倖存者,曾在新南威爾士州的選舉中遭遇恐嚇、在一個華人社團中遭排擠以及在造訪中國的時候遭逮捕和審訊,站出來控訴中共插手澳洲。

  張先生是在最新一期的本地媒體《看中國》上以自身經歷揭露——其中有些是首次公開——來自中共的脅迫的多個華裔澳洲人之一。

  這些指控中包括,將不喜歡的記者從社區活動上趕走、監控本地的合唱團和社區組織等。

  悉尼科技大學的馮崇義教授也對這個議題提供了信息。他在上次造訪中國的時候曾被拘捕。他說,有些人捲入與中共政府有關的社團,是為了獲取私利。“儘管有些海外華人社團的頭領保持與中共一致的觀點,很多以這種方式行事的人其實是了個人利益。”

  許多參與揭露的人士說,這項討論應該針對中共施加的政治影響,而不是華裔澳洲人,以避免滋生仇外心理。“不應該允許任何人(為此)羞辱或暗示‘華人’都是負有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使命”,智庫組織“中國事務”(China Matters)負責人琳達·雅科布森說。

  張小剛先生,他在天安門鎮壓事件前夕因渴望享受政治自由而移居阿德萊德,相信自從他遭遇前述經歷以來,這個問題已經變得愈發嚴重。

  作為1999年新洲大選時團結黨在Hornsby的候選人,他說他曾被要求向中共在悉尼的領事館做出“保證”,停止撰寫支持民運的文章,否則會被禁止回中國探訪病重的母親。“領事館對我成為了團結黨的候選人感到擔憂。

  “(我的朋友)告訴了我這件問題。他問我說,你能否向中共領事館做個保證說你將退出民運,作為交換,讓領事館給你去中國的簽證。”

  除此之外,鍾錦江,一個中國民運組織的領導人,指控悉尼的一所大學試圖取消為一位中國異議人士在校園中的演講所做的講廳預定。

  “中國共產黨公開地干預我們各大學中的學術活動”,鍾錦江先生說。

  范鎮榮,一位澳洲公務員,說一個中國移民福利組織拒絕讓他舉辦有關香港回歸問題的研討會。

  “(1990年代)的那個時候,這些組織與中共領事館毫無關係。後來,中領館剛開始邀請澳洲華人社團的成員去吃飯”,他在該期報刊中寫道。

  另一位參與揭露者阮杰,澳洲中國民主黨主席,說他曾被禁止出席一個有華人社團組織的中秋晚會,儘管他當時已經買了票。他被告知,原因是中領館的一個官員將在該晚會上致辭。

  張小剛先生也相信,他被從知青會——曾在文革期間被送往農村的群體的組織——排擠出去,是由於他支持民運的觀點。

  專家警告不要將此問題刻畫為非黑即白,主張需要加強澳洲自己的制度控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部首腦告訴中國學生:說出來

(DFAT chief tells China students: speak up)


Primrose Riordan


  外交與貿易部負責人弗朗西斯·亞當森敦促澳洲的大學抗拒外國干預,並警告北京,在擴張影響的同時要預期遇到對其海外行為的進一步審視。

  在對阿德萊德大學中由北京資助的孔子學院發表的一項演講時,外交與貿易部秘書告訴國際留學生,試圖對不同觀點的人封口的行為是對澳洲價值的“侮辱”。在對中國影響澳洲校園的關注日益增長之際,亞當森女士鼓勵學生以尊重的態度參與新想法的探討,敦促大學對其價值觀“保持真誠”並站起來抵制外部壓力。

  “我們已經看到實施不利影響和干預的企圖”,亞當森女士說。“當面對尷尬的抉擇時,回應的選擇取決於我們——到底是做個難忍的妥協,還是像阿德萊德大學奠基者當初所設想的那樣,決定對我們的價值保持真誠,免於外部影響或不寬容。”

  亞當森女士是在上個月《澳洲人報週末版》發表了有關“八校聯盟”大學承認中國政府在校園中施加干預的報導之後做出的這些評論。

  在今年的多個事件中,澳洲大學的學術員工在中國留學生抱怨“冒犯性”教材之後成為中國社交媒體攻擊運動的目標。

  悉尼大學代表一位講師對使用了未反映中國領土觀點的地圖做出道歉。

  亞當森女士在星期天的這次演講中說,國際留學生不應該試圖阻止辯論或堵住他人之口。

  “我想對你們中的國際留學生闡述我的評論”,亞當森女士說。“毫無疑問有時你們會遇到對你們來說是不尋常的、令人不安的,或者可能看上去絕對錯的事物……讓我鼓勵你們,在這種情況下,既不要默默地退出,也不要盲目地譴責,而是有尊重地參與探討。

  “對我們社會中的任何人進行封口——從學生到教師到政客——都是對我們價值觀的侮辱。”

  上週,澳洲國立大學校董會主席、前工黨籍外交部長加雷斯·伊文斯說,需要保護國際留學生免受澳洲大學中的間諜活動的侵害。

  “我想,本國的幾乎每一所大學都越來越意識到這個現象”,伊文斯教授說。“有必要給我們自己的國際學生提供保障,盡可能的程度上令他們可以在沒有間諜的環境下學習工作,並承認他們中有正在做這個的人遭受壓力的現實。”

  聯盟黨正準備在今年晚些時候引入新的立法反對外國干預與間諜活動。

  “中國事務”(China Matters)執行長琳達琳達·雅科布森告訴澳洲中文報紙《看中國時報》:“允許外國人干預政治進程有違澳洲利益,同樣,也不應允許它們影響澳洲大學的課程。重要的第一步是向那些謀求影響澳洲社會的澳洲個人與機構,以及中國公民與機構,要求透明化。”

  詹姆斯·萊波爾德,樂卓博大學政治與亞洲研究副教授,告訴這家獨立媒體說,澳洲必須站在一個反擊干預的立場上。“我們不能背對中國”,他說。“相反,我們需要與那些渴望一個更為開放、自由和寬容的中國的人緊密合作,不論他們住在哪裡。

  “同時,我們必須願意說不,以站起來捍衛普世價值,甚至哪怕有損我們的經濟底線。”

  亞當森女士說,當澳洲直率地說出對這種關係的關注的時候,這是澳洲特性的一部分。

  她還說北京不得不預期隨著其影響的增長,媒體對它的審視會將越來越多。“隨著中國變得對澳洲的未來和對世界更加重要,對中國的更多審視就會隨之而來,包括對其尋求發揮國際影響力的方式的審視”,她說。

  澳洲為選擇在這裡學習的中國人“感到榮幸”,她說。她呼籲澳洲人學習亞洲語言。

  儘管在其他西方國家對孔子學院存在爭議,亞當森女士說它們有“明顯的作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另外兩篇報導中,《保護關鍵資產的新力量》(New powers to protect critical assets)介紹了聯邦政府新推出的一個立法草案,要求對澳洲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基礎建設,包括水資源、電力和港口等,具有抵抗與外國政府有關滲透、破壞、控制、間諜和恐怖主義活動的能力,否則會收到加強防衛能力的法定命令。該報導列舉了一些與中國有關的對澳洲安全造成威脅的事例,包括被聯邦政府所阻止的將新南威爾士州政府擁有的電力公司向中國出售案,以及中國公司收購達爾文港卻未遭到國防部的反對一案。

  《北京對澳洲國防合同商的網絡攻擊》(Beijing launched cyber attack on Aussie defence contractor)從一個小型國防合同商的電腦網絡被來自中國惡意網絡黑客所攻破的事例開始,揭露了中共對澳洲的網絡攻擊從數量上和技術程度上都大幅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