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8B6C6CB4-41C2-4807-9C27-21B9631D92A2
给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领导小组的公开信
小组领导你们好!我是上海公民任迺俊首先感谢你们急民所急建立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中国人民太需要全面依法治国了,请求你们即然依法治国请把对抗中央,践踏宪法,魚肉百姓的上海国保警察周耘绳之以法。
笔者愚钝天生热血,爱国家,爱民族 ,爱见义勇为…
特别是2013年02月从新闻上看到:2月6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和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新老领导人及无党派人士代表欢聚一堂、共迎新春时说,要继续加强民主监督。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习近平的讲话经各大媒体传播后,我热血更沸腾了…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又指出,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习近平以上言论同宪法第35条第41条有共通之处,我再联想到过去的封建皇帝还劝谏纳谏,现在我们的习总与中国共产党不见得不如封建皇帝吧。
出于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我经常公开在微信上写一点批评和建议文章,我想习总和宪法会保护我的。
想不到为此不仅蒙受近三个月牢狱之灾还被关精神病医院3天差点出不出来,今年2月22日市国保周耘以上海市闵行公安局的名义,说我写政论文章把我刑事拘留,在古美派出所当场对我拉开了足以令中国警察蒙羞的序幕。周耘竟然首先要我交出沙皇俄国历史上霸占我国几百万领土的依据,(因为笔者写了一篇给媒体的公开信,建议不要称赞俄罗斯是战斗民族,请问为什么要夸奖他是战斗民族?是因为俄罗斯侵占了我国几百万领土吗?中华民族是被战斗民族吗?)我的这篇文章仅仅是宪法赋予我的普通言论自由,并没有尖锐批评党和国家领导人,可是周耘却因为我写了这样篇文章抓我把我刑事拘留。
我问他为这篇文章抓我还知道羞耻吗?哪知他皮厚到天下之不能厚,一定要我交出证据,我说这是世人皆知的历史公然事实,他说不行你必须交出证据。我说百度上也可以搜到,他又说不行百度上的消息不正确, 后来我说六九年中苏 珍宝岛战争期间,中共的人民日报解放日报都刊登了沙皇俄国霸占我国几百万领土,我要他去查这些报纸,这坏的掉渣的人渣才泄气(证据请见2月22人对我的第一次讯问笔录。)
要一位公民交出一百多年前沙皇俄国侵占我国领土的依据是政府无知无耻?还是周耘这个人渣无知无耻?
领导小组,根据周耘的这个无耻行为,我请求把周耘清理出公务员与警察队伍,否则难道我国庙堂之上由这些朽木为官?他的行为足够令中国政界警界蒙羞……
领导小组,我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尽管平时我烟酒不占健身房锻炼身体,但我还是受不了周耘对我精神上的折磨,我被身不由己了,我想我听宪法的听习近平的难道犯罪了吗?
难道我国的宪法形同虚设,难道习总是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的隋炀帝?
我这么大年纪还要去坐牢?心里非常痛苦,晚上把我送闵行区看守所,从不高血压的我,竟然严重高血压,被看守所拒收,退回派出所关押。第二天早上褚所长来看我,我告诉他我为了这篇文章被抓。褚所说这篇文章我们感觉是对的,但上面要抓你,我们沒办法。褚所的话使我明白警界还是有正能量,我想起了春节前两天,片警与闵行区公安局政治处警官还买了礼物到我家与我握手拍照。可是周耘却突然让我成了阶下囚……
23号再送我去医院检查血压更高200了,医生开了三种降压药当场给我吃下,医生告诉押送的警察,他把血压从病卡上划掉了否则我这个货送不出去,服药后到了看守所血压160/110,医生收下了我。
2月24日周耘第一次到看守所审讯我时,就对我搞疲劳审讯被看守所警察强行赶走,对我每一次的审讯都是指鹿为马。
在看守所我血压很高,我整天思念我的亲人,我除了被国家机器专政以外,还要被那些小偷诈骗犯们饥笑,他们说我们吃官司是为了自己,你这么大年纪吃官司为了什么?
尽管医生对我精心救治,但在这生不如死的困境下,我的血压就是降不下来,我整天头昏脑涨。三月中旬在提审中他们威胁我,我回答如果我被判刑我是上海第一个因言获罪的人,国保陶美俊回答我:你放心在上海你既不是第一个因言获罪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因言获罪的人。
言下之意他们要赤裸裸践踏法律大开杀戒,请问警察可以这样讲话吗?当天我被搞得昏迷不醒,是被看守所警察与其他在押人员七手八脚抬回监室,当天晚上看守所医生在我已渐清醒的时候送我第五人民医院救治,我荣幸地享受到有三位警察还有三位武警一支冲锋枪陪伴我去医院就医的超高待遇…
从2月22日被刑事拘留,到最后把我送精神病院在看守所近三个月,既没有拘留延长单,我也没見到检察官。
5月16日周耘以我不够刑事处罚宣布对我释放,又告诉我给我行政拘留十天, 但立即送我去精神病院住院。既然认定我精神病,为什么还给我十天行政拘留?精神病人是不可以行政拘留的,到底是把我送精神病医院错了?还是十天行政拘留错了?或者说两者都错了?总不见得全部都正确吧?
在上海市闵行区精神卫生中心门口我警告了周耘: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周耘听了很淡定,对他的警告就如同夏虫语冰。
然,闵行区精神卫生中心的医生心理犯罪素质没有周耘这么坚强,我用同样的话警告了他们,并向他们指出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不是国家机器,把一个健全的人送精神病院关押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将来法制健全了,一定会得到清算,希望医生守住自己的良知。
医生回答我:没办法我们国家是共产党领导,公安局把人送进来我们必须收。我说那么你们可以放我早点出院,医生说也不行,出院必须得到公安同意。
下午我的家属赶到医院,住院医生告诉我家属我最起码要被关到19大后…
医生在我住院期间没有给我服药,并且配合我家属向公安要求放我回家,在医生的关心和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我5月19日上午出院,出院前一位女医生警告我下次你不能进来啦,如果再进来你就出不出去了…
想不到周耘这人渣在我这个老年人身上,竟然创造了世界奇迹,请问全世界有哪一位精神病人住院医生不给服药?又有哪一位精神病人,住院三天就出院?而且是被公安局强制送进医院的精神病患者。
我的出院小结更是世界奇葩,除了充满了自相矛盾,就是既体现了医生的良知,也体现了周耘制造红色恐怖的痕迹…我抄录一点与大家分享:
姓名任迺俊年龄65第1次住院
入院日期2017年5月16日出院日期2017.05.19。
门诊诊断:精神分裂症
入院诊断:1.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症2.低钾血症
出院诊断: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症
入院时主要症状及体征:
意识清,仪态整,接触尚合作,定向力完整,注意力集中,未引出幻觉,错觉及感知障碍未见妄想…
诊疗过程:因未发现明显精神病性症状,故暂未给予抗精神病药物治疗,经家属与闵行公安分局协商后办理出院。
出院时情况症状与体征:意识清,仪态整,接触主动,注意力集中,未见错觉,幻觉及感知觉障碍,未见明显幻觉及妄想,情绪尚平稳,意志要求存在,智能尚可,自知力无。
我的一位律师朋友见了这份出院小结大怒说:明知道检查了你没有病,为什么诊断上有病?要人肉这位自相矛盾的医生。
我不同意我说:医生能在症状与体征上讲我没病,不给我吃药,就算不错了,在诊断上讲我有病,应该是红色恐怖下他出自于无奈。
现在我要责问这酷吏周耘我怎么寻衅滋事了?寻衅兹事罪的四种客观表现我有哪一条?
2月22日以寻衅兹事罪名对我刑事拘留,可是每次审讯我的时候,从不说我寻衅兹事,都说我是因为写政论文章被捉。我要求酷吏回答根据我国哪一条公开的或者内部的法律规定写政论文章就是寻衅兹事罪?
拿不出法律依据说明周耘触犯了刑法第243条诬告陷害罪,刑法第243条同时又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领导小组我从来没有说过打倒共产党这一类的话。中外媒体也从来没有称呼我是反共的异议人士。笔者就是被谬赞为政论作家或政论人士,百度称呼我上海政论家任迺俊百度上也有我的文章,假设我真的是什么政论家,我应该受到尊重,不是应该享受牢狱之灾和精神病院。
领导小组:我的三个月牢越之灾和被精神病,我可以放弃国家赔偿,但坚决要求把周耘绳之以法。
我不仅是维护个人权利,更是维护国家权力,维护法律权威,维护习总权威。周耘不仅是残害我这个普通老百姓。更是践踏宪法,更严重的是周耘是赤裸裸的给习近平脸上抹黑,习近平要求我们这些党外人士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而周耘把我们讲逆耳之言的人抓起来,不够刑事处罚就再丧心病狂的送精神病医院,这不是给世界造成这样的现象吗?我们的习总是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的隋炀帝。
要知道历史的教训是~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蒙蔽百姓,鱼肉天下焉有不亡之理。
假设周耘没有这个祸心,难道他自以为自己比习总伟大,习总在他眼里是软弱无能的汉献帝,他是当今一代枭雄曹操,挟天子而欺负我们这些老百姓。
可是周耘这曹操也太小了吧!及得上曹操的一个小脚趾头吗?
周耘的真实身份,我这个普通老百姓还真不知道,但我想充其量是上海市公安局一个处级干部罢了,只能算一个小小的酷吏。
但此人官虽不大,几毒俱全,既有赵高的指鹿为马之毒,也有薄熙来藐视中央之毒,更有王立军残害百姓的酷吏之毒……
周耘所作所为绝不是共产党的卫士,而是共产党身上的癌细胞,他败坏了党和国家的声誉,周耘之流如果多起来,中国将国无宁日后患无穷……
此致
敬礼
上海公民任迺俊2017.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