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中共拒絕學生退場建議,刻意導致六四鎮壓

曹思源口述回憶


  這是剛剛由「六四檔案口述實錄」首次公佈於眾的曹思源先生的回憶,提供了一個切實的第一手證據,證明八九學運絕食後,廣場學生絕不是不給中共台階下,而鄧小平、李鵬決計屠殺學生和市民,乃是刻意為之。


背景情況:

  五月十三日中午 北京學生開始絕食,很快達到三千多人規模,北京百萬人上街支持學生;
  五月十七日下午 曹思源等學者應統戰部長請求,與在場學生代表簽訂降低條件的四點協議(詳下);
  五月十七日晚間 鄧小平家召開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拒絕上述協議,決定戒嚴大開殺戒;
  五月十八日上午 李鵬會見學生代表,電視轉播部分內容,強調北京無政府狀態,暗示要鎮壓;
  五月十九日晚間 李鵬宣佈次日戒嚴。

 


  以下是2013年2月9日曹思源先生在舊金山接受「六四檔案口述實錄」採訪,談五一三絕食後令他印象深的事情:


 


封從德:謝謝曹思源曹先生,接受「六四檔案口述實錄」的採訪。

曹思源:印像比較深的是,五月十三日絕食以後,五月十七號,中共中央統戰部給我打電話,當時的統戰部長是閻明復,統戰部的同志給我打電話,要我呢,馬上趕到統戰部,一分鐘都不要耽誤。說的很緊迫,那我當然就去了。到了統戰部呢,閻明復跟我們談,我說我們呢,主要是一些北京的知識界的,比較著名人物,我想得起來的,有我啦、周舵啦,還有一些人,我現在想不起來。閻明復說,政府現在需要跟學生對話,緩和局勢。但是呢,學生方面不聽政府的,而你們這些人都是學者,你們跟學生的關係比較密切,你們有時候到學校講課。比如我當時到北大、人大、清華,都講演。他們邀請我參加講演,我講得又是政治改革。那麼,我們說得上話。他們希望我們這些學者,跟學生說得上話的人,參與做學生的工作,來緩和局勢。我感到這個要求對我來說不勉強。我不參與學生遊行,並不是我不關心這個運動,我內心心急如焚,我不想這個運動持續太長的時間,以至於產生不可控制的這種結局。因此我願意參與使局勢緩和的行動。所以我趕到了統戰部,閻明復對我們提出了一項要求,你們能不能做做學生的工作,就是說,讓學生停止絕食,撤出天安門廣場?

  我說,可以。於是呢,由我執筆,起草一封公開信,就是建議學生停止絕食,撤出天安門廣場。而學生代表呢,我記得……好幾個學生代表,但是現在印象不深了。我家裡面都有名單,在上面。學生代表提出來呢,官方不能秋後算賬、不能說我們是反動學生。官方老是以黨中央的名義來表態,而黨中央的表態,需要經過中央機構的會議表決才能通過。這樣一表決通過就有難度,就延長了時間。而那邊是已經在靜坐,在絕食。時間延長可能導致事情發生巨變,比如,餓死人了,馬上就要產生巨變。所以呢,這種表決之後得出結論的一種工作方式,在處理絕食問題,顯然不靈。於是我們建議呢,黨中央應該委託一名負責同志,全權處理學生運動的問題。處理的成功還是失敗,事後可以評價,追究這個中央領導人的功過。因此,根據這些基本討論的想法,我記得一共寫了四條:

  第一條:建議中共中央委託一名政治局常委,代表中央全權處理學生問題。我當時提了趙紫陽,有人反對,「趙紫陽不是好東西」,不要寫趙紫陽。於是就沒寫趙紫陽。就是由中央委託一名政治局常委,來全權處理學運問題;
  第二呢,就是,就是承認學生運動是愛國民主運動;
  第三呢,就是,中央保證不對學生不秋後算賬;
  第四呢,學生停止絕食、立即撤出天安門廣場。

  我要的是最後這條,我希望這個事情緩和,不出人命,不會產生爆炸性結果。我寫了這四條,是我親筆起草的。然後呢,我們這些學者,大概是10個人不到,8個人還是9個人我不記得了,都簽名了。簽名以後呢,我們就給閻明復看。閻明復看了我們這個起草的公開信,覺得很好。因為我們都想緩和矛盾嘛。誰說我們這些知識分子「唯恐天下不亂」啊?我們想緩和矛盾。

  閻明復也很贊成,但是他說呢,要讓學生代表也簽名。你光學者代表要停止絕食,學生代表不認賬,就停止不了絕食嘛。要讓學生代表也簽名。(當時)閻明復在那個房間,我們跟學生代表在這個房間。我們寫好了,到另一個房間給閻明復,閻明復就提出他的見解,那學生也簽名,然後我們再到這邊來,再跟學生講。這個學生代表,開始呢,一個人看,然後簽名。簽名,他就要看嘛。好多人簽上名,第二個人過來,又從頭到尾看一遍,然後簽上名。過程太慢了!我說不要一個一個看了,乾脆我來唸一遍,你們同意再都簽名。結果我念了,學生代表每個人都簽了名。就是我記憶當中啊,沒有人沒簽名。


封從德:地點是在……?

曹思源:統戰部,兩個辦公室。學生在這個辦公室,閻明復在那個辦公室,兩個辦公室之間進行。簽好以後呢,就要送黨中央,要黨中央認可了,立即就到天安門廣場去,就去執行了,就撤啊。這不很好的一件事嘛。

  那個,中央統戰部在府右街的西邊,跨過府右街,東邊就是中南海。所以我們把東西交給閻明復了,那麼閻明復就到中南海去了,然後我們就等在那裡。我們都中午前後到統戰部的,一直待到晚上兩點到三點之間。最後,閻明復打電話過來了,說:「請大家回去休息。」沒戲了!「中央不同意!」不接受我們學者和學生共同達成的協議。

  在此之前,據我所知,也有一些大學校長,12個大學的校長啊,還是多少個大學的教授啊,提的建議,建議學生停止絕食,撤出天安門廣場。這都是慘案發生之前的一種努力啊,避免這個慘案發生。當時他們有個特點,就是單方面的建議,大學校長的建議,學生說跟我沒關係啊,對不對?教授的建議,還有全國總工會,好像也有個建議。都是他們建議的,學生沒有表態。而我們是當時唯一的一份建議,是雙方都簽字的,提議者和學生代表都簽字的。

  這個公開信,如果黨中央接受,那麼馬上就會實現,停止絕食,撤出天安門廣場。我說這個,重要的意義就在於:並不是學生把黨中央逼到了絕路,不得不開槍——大家一點都不讓步,只好開槍了。

  我以對歷史負責的態度(證明),我親身經歷了:是給黨中央台階,學生停止絕食,天安門廣場就不會流血,以這樣一個方案報給黨中央。只是黨中央不接受。閻明復打電話來,「請同志們回去休息」,我們就一個個回家了。這是一個重要的過程。


封從德:這是一個我第一次聽到的事情,非常重要的事情。

曹思源:我還要告訴你啊,這個不是憑我口頭說的。我為什麼說我們頭腦很冷靜呢,就是我當時想到的,光是我們這個做工作,學者代表跟學生做工作,這是私下做工作啊,我們要公諸於歷史,所以五月十七日晚上做的工作,我們就把這個協議,雙方簽字的協議,送到了《科技日報》,發表。所以,五月十八號的《科技日報》就發表了。……五月十七號,統戰部找我們談,工作一直做到晚上,都寫好了。寫好了,等待黨中央表態。等待期間,我們就給他公開發表,讓全國人民都知道。就給了《科技日報》。所以這個有案可查,你們可以查一查中國的《科技日報》,五月十八號登出來,頭版。這是六四或可避免的一個鐵證!


封從德:那個,五月十八號的《科技日報》沒有講,後來閻明復說當局不同意的事情?

曹思源:沒有說。它只是把我們那個文本(登出來),過程它沒有登出來。


封從德:那有沒有提到,學生簽名的名字呢?

曹思源:有啊!學生的簽名也登在報紙上……


封從德:而且你自己家裡還有一個文本?

曹思源:我還有,我原始資料都保存了。……這就是說,有人製造謊言,說是「學生把黨中央逼到絕路上去了,學生毫不退讓,激化矛盾,中央不得不開槍」。我覺得,這個中間有一個,我們赤子之心,我們學者,和學生一道,要緩和矛盾,給了黨中央一個台階下,但是沒有被採納。


「六四檔案口述實錄」封從德供稿,民陣網站編輯根據錄音整理文字。